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808|回复: 3

[文集] [转] 东乡族阿訇马明才1958年完成《古兰经》小经译本《内部资料,欢迎转载分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 22: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丁士仁(兰州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
[转] 东乡族阿訇马明才1958年完成《古兰经》小经译本《内部资料,欢迎转载分享》

       伊斯兰教于公元7世纪随阿拉伯穆斯林商人由海道传入中国,随之而来的就是伊斯兰的经典——《古兰经》。一千多年来,《古兰经》以阿拉伯语原文的形式在中国境内流传,直到20世纪初才被全部翻译成中文,被广大中国人所了解。<学习更多伊斯兰知识请加QQ290938444》
       明清时期,只对《古兰经》一些章节进行了选译。19世纪中叶(约19世纪60年代)出现了马复初的《宝命真经直解》五卷;1899年发行了马联元翻译的《孩提译解》(即《古兰经》节选本)。20世纪初,随着我国与世界各国在文化上的交流,国外的《古兰经》译本传入中国,与此同时,我国的新文化运动也在蓬勃发展,伊斯兰文化也随之觉醒,于是,《古兰经》的翻译工作在中国也逐渐拉开了序幕。
       清宣统三年(即1912年,中华民国元年),两位甘肃藉阿訇马福禄和沙忠历时三年共同完成了中国第一部《古兰经》汉语通译本,叫《天方尊大真经中华明文注解》,阿拉伯语命名为《汉语注释》,在西北民间流传。其特点是经堂语翻译、采用“小经”文字。
       民国六七年间(1917——1918年),海全、王文清(王静斋)、沙锦章、李正芳等学者用两年时间完成了一部经堂语《古兰经》译本,只是没有付印。民国十六年(1927)十二月,由北平中华印刷局出版发行了我国汉族学者铁铮的汉译本《可兰经》,它是目前学术界已知的最早的《古兰经》汉语通译本。1931年在上海出版了姬觉弥主译的《汉译古兰经》。王静斋阿訇的《古兰经译解》甲、乙、丙3个译本于1932年、1943年和1946年出版发行,这是中国穆斯林译出的第一部中文译本,也是直接从阿拉伯语原文翻译过来的。此后,《古兰经》一再被翻译成中文,迄今有近20个版本。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马振武阿訇的《经堂语古兰经》问世,这是一部很有特色、受经堂阿訇和满拉(学生)欢迎的译本,因其语言采用的是经堂通用的经堂语。
       另外,笔者近期在搜集中国伊斯兰文献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部广泛流传于西北各地而学术界却一无所知的《古兰经》汉译本,叫《小经古兰经》,由我国甘肃籍东乡族阿訇马明才完成于1958年。
       (一)译者简介
       马明才阿訇,经名叫哈比本拉,以“对坡阿訇”著称。他约于1900年出生在甘肃省东乡县境内的对坡村,后迁至广河县的西穆家村。他从小师从有名大阿訇在甘肃东乡、广河、康乐和青海循化念经,成为广河、东乡一带最有学识的阿訇之一。后来,他自己又在广河、东乡、康乐一带开学,教出了一批后来很有名气的阿訇。他擅长教义学和苏菲学说,并有许多著作,这在西北阿訇中是罕见的。他的代表作是《小经古兰经》,其它的还有《生命之源》、《成功之路》和《颂词之道》等,都用“小经”文字写成。马明才阿訇殁于1983年农历11月12日,享年83岁。
       值得一提的是,马明才阿訇前后五代是阿訇:马明才阿訇的父亲是阿訇,自己是阿訇,三个儿子(马应福、马应彪和马应海)都是阿訇,现在的孙子辈和重孙辈中都有学识很好的阿訇。
  (二)翻译《古兰经》的经过
       据马明才阿訇自己在《小经古兰经》的前言中介绍,他于1957年开始翻译《古兰经》,1958年完成,历时一年;他当时已经57岁,疾病缠身,行动困难,身子像“冻住的冰”。翻译《小经古兰经》时,正值反封建、宗教改革、大辩论、破四旧运动的高超年代,政治形势非常恶劣,马明才阿訇冒着生命的危险悄悄进行翻译工作。虽然《小经古兰经》的前言没有流露出对当时环境的恐惧和憎恨,但马明才阿訇的儿子马应彪阿訇垂泪向笔者哭诉了当时的情景:他父亲曾被批过斗过打过,许多手稿被烧毁;当时的阿訇几乎被抓光,他父亲由于一位大队书记的暗中保护才幸免牢狱之灾;为了教门,他冒着极大的危险日夜翻译《古兰经》。翻译完成以后,没有机会问世,直到1989年由马明才阿訇的二儿子马应彪阿訇花了一年的时间誊写完备,别人帮他刊印发行,这一伟大工程才与世人见面。那时,马明才阿訇已经去世数年,能够告慰他的就是《小经古兰经》的顺利出版。。<学习更多伊斯兰知识请加QQ290938444》
       (三)译本特点:
       本译本有三大特点:“小经”文字翻译、河州方言(确切地说是广河方言)、经堂语。这三大特点既是它的特色,又是它的局限性。然而,这并不影响它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
       1.“小经”文字翻译
       “小经”文字,是我国回族创造的一种拼音文字,是中国最早的汉语拼音。它采用阿拉伯语、波斯语和维吾尔语字母来拼写各地穆斯林的方言,包括拼写东乡、保安、撒拉等少数民族的语言。中国的回族由于操汉语,用“小经”拼写出的语言是汉语,因此,回族的小经文字实际属于汉语的范畴。自清朝以来,“小经”为各地穆斯林广为使用,不懂中文的回族人记账、写信、打便条、翻译经典都使用“小经”文字。甚至诗歌等文学作品也可以用小经写,《小经古兰经》前言中就有一首小经写的汉语诗。兹抄录如下:
真有显光并无样,发现大光至有亮;[1]
跟光的人里外亮,过了主桥如电光;[2]
主麻日子入天堂,八座天堂由心浪。[3]
       “小经”在有些地方称“小儿经”,或叫“小儿锦”,也有人解释为“消经”或“晓经”。但在河湟地区(临夏、青海、兰州一带)都普遍叫“小经”,甚至清朝时期的文献中用阿拉伯语把“小经”翻译成“小小的经”,说明这一名称中包含着两个概念:“小”和“经典”。“小经”是相对“大经”而言的,“大经”是指经堂大学中讲论的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经典,而“小经”则是经堂小学中用外语字母拼写的汉语,只要熟悉外语字母,就可以读懂其中的汉语意思,因而有“小儿经”之称。马有才阿訇在翻译过程中采用的就是回族惯用的“小经”,实际就是用“小经”文字拼写的汉语。因此,《小经古兰经》就是一部汉语的《古兰经》译本,但它不是中文翻译。笔者在这里将“中文”和“汉语”作了这样的区别:“中文”是书写的文字,“汉语”是交谈的语言;“小经”写出的是汉语,但不是中文;而中文也可以注写阿语和英语,虽然是中文,注的却是外语的音。
       2.浓重的河州(广河)方言
“河州话”是汉语北方方言中河湟语的一种,而广河方言又是河州话的一种。广河方言的特点是儿化音多,个别字的发音既不同于普通话,又不同于河州话。最明显的就是“我”、“我们”、“饿”的发音,在广河话,这几个词发“诺”、“诺们”、“诺”的音。这些特征在《小经古兰经》中表现得非常明显,以翻译《古兰经》“起始语”为例:“诺(我)只凭着普慈今世、慈悯后世的那个真主的大名起”(即“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又如第106章第3节经文,“所以,他们拜这个房儿的主儿,从饥饿(诺)上他叫他们饱吃了的那个主儿”。另外,河州话不分“d”和“j”,如第2章第20节,“几(低)乎,电(间)光是它叼(焦)去他们的一些眼光哩”(电光几乎夺取了他们的眼光)。
       以上几段译文中,几个特殊的发音完全符合广河方言的习惯,充分体现了河州话的特色。广河方言是至今仍然在临夏地区广泛使用的方言,对熟悉这一方言的人来说,阅读和理解《小经古兰经》非常容易。
       3.经堂语
       经堂语是我国穆斯林学者在经堂翻译经典或演讲时所使用的融汉语、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为一体的混合语言。它基本从属汉语语法的范畴,多用于口头,而且在翻译上严格遵守直译和逐字逐句翻译的原则。这种语言由于一般在经堂讲经和清真寺的演讲时使用而被称作“经堂语”。经堂语的词汇,以汉语为主,兼收了大量阿拉伯语及波斯语的词汇。其汉语词汇多来自古代汉语和明清时期的白话文,还有许多由个别经师根据自己的理解“自拟自造”的词组。实际上,在中国新文化运动以前,穆斯林的学术界一直通用白话文——经堂语。《小经古兰经》采用的就是经堂语。经堂语的另一大特点是,语序基本与阿拉伯语的原文对应,导致许多地方不符合汉语的习惯,显得累赘、蹩脚。然而,经堂语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在中国伊斯兰学术界很成熟,也很规范,无论各地的方言有多大的差异,发音有多大的不同,经堂语的关键语气和基本词汇在我国南北都是一致的。因此,《小经古兰经》尽管带有浓重的河州方言,而且是用经堂语译成,但南北的经师一读就明白。。<学习更多伊斯兰知识请加QQ290938444》
       三、版本的意义和价值
       《小经古兰经》是我国已知第一部小经汉语《古兰经》通译本,其意义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历史价值:它是特殊时期的一部伊斯兰文献
1958年在新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特殊时代,由于错误路线的指导,对各宗教采取了极其残酷的镇压措施。宗教政策极度恐怖,凡称“阿訇”的人,几乎被抓去坐牢。在这样的艰难困苦中,一位平凡的阿訇默默地做着不平凡的事,而且是提着脑袋在做,实在难能可贵了。它的意义在于马明才阿訇的虔诚、执着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以及对未来宗教自由政策的向往和信心。马明才阿訇在翻译《小经古兰经》时没有参考一本中文译本,可能他自己也不懂中文。他参考的只有少量的阿拉伯语资料,他凭自己雄厚的阿拉伯语功底和渊博的宗教知识,独自完成了《古兰经》的翻译。因此,《小经古兰经》对马明才阿訇来说是绝对的原创,之前没有任何蓝本。
       2.语言学价值:它是研究西北方言的活化石
       “小经”文字是一种表音文字,它不但准确地标出各种语言的读音,就连各方言的细部特征也能表达出来。《小经古兰经》是按照广河方言翻译过来的,带有非常明显的“河州话”的特征。随着我国民教育的发展,以及普通话的推广,“河州话”受到了普通话的影响,甚至是威胁。而《小经古兰经》却完整地保留了20世纪早期的“广河话”。它展示了“广河话”的一些表达习惯、发音规律、用词方法,是研究19世纪河州方言的“活化石”。“河州话”是汉语北方方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小经古兰经》从语言学的角度进行研究,对了解西北汉语的发展和变化具有重要的意义,对研究整个汉语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价值。
       3.文化价值:研究经堂教育的重要资料
       经堂教育是中国穆斯林上千年的教育体系,16世纪中叶由胡登洲大师改良和发展。19世纪西北回民大起义失败后,经堂教育的中心由陕西迁至河州,得到了较大的发展。长期以来,西北的经堂教育由于没有什么标志性的成果而被人忽视,一提到经堂教育就想到的是陕西学派、云南学派、金陵学派和山东学派,以及近代内地的“四大阿訇”。《小经古兰经》的发掘,以及由甘肃籍阿訇翻译的中国第一部《古兰经》汉语通译本《天方尊大真经中华明文注解》的发现,将彻底改变西北伊斯兰文化资源匮乏的错觉,极大地提升西北经堂教育的地位,对中国学术界和普通群众了解西北经堂教育的特点和及西北经师对经堂教育的贡献将提供一个全新的视角。
       《小经古兰经》的发现,丰富了华夏文明的内涵,给中国伊斯兰文化的宝库增加了一块奇异的珍宝,它对中国经堂教育的发展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2-7-6 06: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受启发!        想起了念经时的情景!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20-1-27 07: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