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返回首页

伊兰之子马君贤的个人空间 http://china-sufi.com/?26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接上页

已有 3018 次阅读2009-10-2 23:53 |个人分类:正信路标|

部分学者们直言不讳地阐明:太迷已经从伊斯兰中退出去。但人们依靠他们的主张的海学之士,如:伊本·伯图推、伊本·哈哲尔·满肯耶、太更印丁·赛白开、他的子孙——阿布都·瓦哈比、安增丁·本·哲玛堤、艾布·哈牙呢·安得鲁西牙等统统把他断为异端迷误者。近代的博士优苏福·乃白给尼在其著作《舍瓦海杜·罕格》中引经据典地确定太迷已经迷误、偏听偏离了。奥斯曼王朝时期的学者筛海伊斯兰·穆素托发·索布拉·阿凡提在其著作《知识与理智》中指出了太迷的迷误。

 

同样叙利亚的学者艾布·哈米德·麦勒祖给在其所著的庞大的两册中指明了他的错误思想。当然,断他迷误的人并不否认他知识的多、聪明和修行,但是,《米什卡提》传述了一段圣训:“世人中最歹的是歹学者。”(参见《麦阿鲁玛堤》267273)哈乃斐派、沙斐仪派、马立克派中的逊尼派穆斯林啊!罕百里派中坚持正义的穆斯林啊!你们当知道太迷没有只反对和指责伊斯兰教法学派中的一派,不然!他断全体穆斯林为迷误,而认为自己只是从穆圣时代起到他的时代“乌玛”的伊玛目。他用轻视、批评的眼光,看了“乌玛”的众伊玛目,他以为自己是最完美、最贵、最敬畏真主、最有知识、最了解经、训和先辈们的历史的。凡先辈中以知识、功修、实学而著称于世的伊玛目是他更恶毒的攻击和指责对象,谁研究了他的言谈,并察觉了他严厉攻击著名的伊玛目以及诽谤他们的种种言论,谁就肯定明白他的意图是打倒这些伊玛目,以便他成为这个“乌玛”唯一的一个伊玛目。奇怪的是,他要么是为了说服对方;要么是为了表明他了解他们的著作和学说的透彻,或其它原因和需要,他以适合他们身份的言词——知识丰富,理智健全等用来赞扬他们时,又把轻视的言词相混合,从而达到贬低和反对他们的效果。我在他的著作《命乃哈吉·逊乃》中多处看到这种言辞。(参见《舍瓦黑杜·罕格》35页)

    

第三节    伊本·更迷的错误思想

 

       伊本·更迷(?—伊历751年,公历1350年)伊本·太迷的学生。

 

当时执政的伊斯兰政府公判了伊本·更迷和伊本·克西尔的错误思想,并在大马士革城中游行示众,因为他俩偏执地支持老师伊本·太迷的错误思想,坚持着他的种种偏离正道的异端邪说。他俩诚信真主人格化,而伊本·更迷断艾什尔里派为卡废勒,并称他们为哲海迷派和木安脱莱派;他在自己的作品《太阿给布》3页中诽谤了四大教法学派的众伊玛目;他竭尽全力地支持伊本·太迷,同他一起受到侮辱并骑着骆驼游街示众,被打骂后,遭监禁。然后,当伊本·太迷在监狱中死亡时,伊本·更迷得到释放。尔后,他们的诚信经过考验后,又被判监禁,并被宣判:在大马士革及如增耶门上,再次把他和伊本·克西尔一起游街示众。一度时期后,伊本·更迷被送上法庭,要执行斩首。他对执刑人员们说:“罕百里派法官啊!不要杀我,你们可以接受我的忏悔。”于是他们把他捆在驴子上在城中及洒力很耶地区游街示众后,再次把他投入监狱。实际上他继承了他的老师伊本·太迷的错误思想,是其思想的翻版。

 

我——本经的作者衷心地劝告穆斯林大众,不要阅读《伊本·克西尔经注》、伊本·太迷和伊本·更迷(以及跟随他们者——近代的瓦哈比派、赛莱菲耶派、俩麦孜海丙耶派,即不跟随四大教法学派者)的所有著作,我当心他们的教门诚信受到这些异端者的扰乱,因为他们的作品中有许多无知者不了解,而只有精明的学者才能发现引人迷误的异端邪说。(参见《非祖龙·杂开勒乃》24)

 

伊本·更迷的最荒谬言词是他所著的《伊哈赛图·莱亥发尼》经中说:“把坟墓当作过节日场合是恶行,是无数的坚信真主,喜爱信主独一,遣责以物配主者所痛恨的。这些恶行中有……”呀!但愿更迷在其作品中《麦洒伊丁·筛塔尼》中增加一篇,其内容是:恶魔诱惑一部分学者和一部分宗教狂热者,在他们的心目中把向万圣、万贤求教,探望他们坟墓的穆斯林断成迷误的行为,进一步诱惑他们把探望万圣万贤的坟墓并向他们求救的行为断为以物配主。这是恶魔的一个陷井。这个恶魔授意他们与事实相违背,所以恶魔以这种引诱严重地损害了受他欺骗的学者们和每个拥护这些学者们的穆斯林的教门。犹如恶魔伤害了更迷及他的同学伊本·阿不都勒·哈迪和他俩的老师太迷那样。尔后,恶魔又诱惑后辈的部分学者,如伊本·阿不都·瓦哈比·纳直丁耶。他跟随了太迷、更迷、伊本·阿布都哈迪等等。关于探望坟墓、求救、尊敬万圣、万贤等问题方面他相反了穆圣教民的公议。他最终成为脱离教门、相反穆斯林大众扬名四海的头面人物,即瓦哈比派的创始人。坏人称赞他是一位勇敢的战将,为主道而不怕任何遣责者的责备,命人行善、止人做恶,不在意反对者的相反,尽管反对者是全体穆斯林也罢,即使反对之事与万圣的领袖有关也罢。如探望坟墓,向它以及万圣、万贤求救的问题。他引诱部分学者们说:“探望坟墓等与信主独一的诚信相违背。”他诚信唯有他和跟随他的人们才是信主独一的穆民,除他们之外的穆民大众是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指我的生命起誓:恶魔的这个教唆比更迷在其书中所写的多部分罗网更伤害人,怎样不更伤害呢?他本着恶魔的这个教唆把穆斯林大众——学者和普通百姓断为迷误者,诚信他们是以物配主者。其实指主为誓!他们中有多少万比他和他的筛海太迷,在信主独一方面更坚定的人,如贤品被断定的外哩们,象阿布都嗄吉尔·哲俩尼·罕伯里林耶等贤品之人、众伊玛目所公认的教门的伊玛目,穆斯林的外哩们,尤其实干的学者,清廉的“赛莱夫”(先辈)和伟大的穆直太现希德伊玛目。呀!但愿我知道,什么原因允许伊本·更迷把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的穆斯林称为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难道只一个求救为探望万有的领袖穆圣而旅行就使探望者、求救者成为以物配主的世主“穆什勒克”吗?难道这不是在教门中最可耻的放肆,对穆斯林的最大的侵犯,对万圣的领袖和其他圣人、上人们的一种最可怕的胆大妄为吗?难道只本着自己的妄称“求救”等是与信主独一相违背的而侵犯穆斯林的名节,把他们称为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轻视万圣万贤对他是被允许的吗?难道他看了这些为取真主的喜悦而求救的探望者的心,发现他们把被求救的被探望者当成真主诚信了吗?从哪里更迷学到把拱北称为偶像,把探望拱北者称为崇拜偶像者的这种礼貌?难道以可怕的言词来警告,把全体“乌玛”断为迷误,尤其把真乘和道乘的学者们断为迷误,才适合于穆斯林?

 

从哪里伊本·更迷学到了这些礼貌?谁教给他?他当然回答:“从他的老师伊本·太迷那儿学到了。”伊本·太迷和他的二位徒弟等人所表达的许多言词和所引证的经、训及符合经训的言词是真实的,任何一个穆斯林不否认这一点,而且这是被穆斯林大众承认的。但是,他们以此隐意着虚假的。在这方面他们很象亥瓦利直派,当穆民的长官阿里听到他们说:“教律只是真主所拥有”时,曾针对他们说:“这是真实的言词,但是人们以此隐意了虚假的。”伊本·更迷和他的老师伊本·太迷及他的同学伊本·阿布都·哈迪也是如此。所以他们说着:经训是真实的言词,但是他们没把这些经训真实的言词按照穆罕默德教穆民所理解的去理解。而且他们把此言作为他们的异端的依据,凭着这异端说了伤害伊斯兰和穆斯林,分裂穆民们的言论,犹如亥瓦利直派同阿里和当时的其他穆斯林之间搞了分裂的那样。

 

谁若研究了他们的作品中的言论,谁就发现了他们特别注重混淆黑白,以假乱真。

 

伊本·更迷的最可耻的丑事是把尊贵的圣陵称为偶像;把探望圣陵的穆斯林称为偶像崇拜者。我认为除真主抛弃的使他明知故犯的迷误者——迷误的异端派外,没有一个穆斯林,他发现了伊本·更迷的这些秽语而不批驳,这些秽语导致他严重的折本。这致使伊本·更迷大胆地做他和他的筛海伊本·太迷以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过这种可耻的行为的因素是受到了恶魔的唆使。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喜爱真主和使者,他们认为借此保护了信主独一,但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使他们成为了恶魔的玩具。他不禁止为探望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以及其他卡废勒而旅行,也不断探望他们为叛教、以物配主。难道对这伙异端派来说归真的万圣万贤的品级比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品级更下等吗?主啊!我赞颂你!这是最大的诽谤。

 

我指伟大的真主为誓!我了解他们关于探望圣人方面的主张以前,没有一个穆斯林大胆地禁止为探望圣人而出外旅行。的确,自从了解到那些不文明的言词的达意后,我开始考虑反驳这种坏主张。然后我后退了,我不敢提及这些不文明的言词,即使这为了反驳也罢。因为我害怕自己变成加强传播这些不文明之言的因素,因为这些言词太不文明、太可憎。然而由于这些书籍在世人中发行传播,在我看来侧重的是提出其中的一部分,同时加以批驳。这是为了同情穆斯林大众,支持这光明的宗教,亦为了喜爱万圣的领袖——穆罕默德(愿真主赐福于他和他的后代以及门人弟子!)。指我的生命起誓!使这些酰陋的异端,在他们的心目中美化的恶魔肯定是通晓使人迷误的方式并且掌握得比较熟练的最大恶魔。因为恶魔使他们把这种异端视为保护信主独一。所以这种坏幻想致使他们对万圣万贤显出胆大妄为,尤其对真主最大的密友——至圣(愿主赐福于他!),这种坏幻想使他们妄想:尊重万圣万贤,旅行探望他们,凭着他们的贤品向真主求救,做媒介是与尊奉真主和信主独一相违背的……

 

恶魔把这些异端口授、暗示给他,他把恶魔所唆使的视为至宝并把它写在自己的作品中。借此使真主注定迷误的人迷误了。这些诡辩、胡言乱语在表面上看来是他的言词,而实际上是恶魔口授、暗示给他们的。谁研究了他们关于探望及其探望所包含的问题方面所说的许多愚蠢废话、放肆的言词,谁便肯定,这些言词不是健康言词的结果,而是哪个恶魔口授与他们的。除蒙受真主保佑不犯罪者外,没有一个人不犯罪,当真主使恶魔统治自己仆民中的一员,不予保护时,那么,知识和功修的多对他无益,没有比他更临近错误和失足的人。参见《舍瓦海杜·罕格》171--173

   

第四节    瓦哈比的简历以及他的错误思想

 

瓦哈比的错误思想... 1

 

穆圣在许多圣训中预言这伙瓦哈比派的出现... 4

 

瓦哈比事情的显露、异端的传播以及他的追随者同逊尼派的战争... 9

 

 

 

 

 

瓦哈比(16991792),瓦哈比派的创始人,全名为穆罕默德·本·阿布都·瓦哈比,生于阿拉伯半岛纳季德地区艾知奈地方宗教世家。少年时代在光明的圣城麦地那求学,后到巴士拉、巴格达、伊郎、印度、沙目等地旅游经商。伊历1126年(公元1712年)陷入了英国间谍海木菲尔的罗网,最终成为英帝国主义者企图消灭伊斯兰教的得力工具。

 

瓦哈比以瓦哈比派的名称传播了间谍教授给他的谬误。他的父亲、哥哥都是有常识有清廉学者。他的父亲、哥哥以及他的老师(筛海·穆罕默德·本·苏莱曼·库尔德、博士阿布都拉·本·阿布东·莱推夫、筛海·穆罕默德·哈牙同·信迪)洞察到他将来要走邪途,同时他们训诫他,并提醒人们提防他,事实果然如此,他新生了使无知者迷误的,与伊斯兰教伊玛目们的主张相违背的,把穆斯林断卡废勒的许多异端。

 

他以太迷和其学生更迷的著作充实了从英国间谍那里学来的使穆斯林分裂、毁灭伊斯兰的各种知识。麦加的学者们在1221年确切地回答了他伙同英国间谍所起草的《信主独一论》,并以强有力的证据驳斥了他的主张。(参见《麦阿鲁玛提》47 278页)为驳斥他而著书的学者有他最大的老师穆罕默德·本·苏莱曼·库尔德。(参见《非提乃土·瓦哈比耶 26页、《太万索里》)

 

 

 

瓦哈比的错误思想

 

 

1)禁止赞圣,反感听赞圣,禁止主麻夜赞圣和在宣礼塔上高声千赞圣:伤害赞圣者,并用严厉的刑法来惩罚。甚至他杀害了双目失明的、清廉、有宏亮声音的一位宣礼员,“邦克”后在宣礼塔上赞圣被瓦哈比禁止,而这宣礼员没有终止,反而继续赞圣,瓦哈比命人杀害了他。尔后,他说:“妓院 里的罪恶比在宣礼塔上高声赞圣者的罪更少。”他蒙混自己的门徒说:“上述的所做所为是信主独一。”他的言行多么可耻啊!他焚烧了《得俩以里·海拉堤》等许多赞圣经典,他掩护自己说:“赞圣的著作是异端,我要保护信主独一。”

 

2)禁止自己的门徒阅读菲格海教法学、经注、圣训等经典,并焚烧许多这方面的著作。

 

3)同时,他允许自己的追随者用自己的见解注释《古兰经》,甚至追随他的一些流氓,每个人用自己的见解注释《古兰经》,即使他不能背《古兰经》,连一小章也不能背记。他对不能读《古兰经》的读者说:“你给我颂读,我给你注释。”当读者读给他听时,他以自己的私意进行注释经文。瓦哈比命令门徒遵循他自己所了解的经训注释,并以此做出判决。同时,他使他们所了解的领先于前辈学者们所著作的条文。

 

4)针对四大伊玛目的许多主张说,这不算什么。有时候他掩护自己说,四大伊玛目是正确的。而诽谤他们的追随者——著书立说的学者,说他们是自欺欺人的(自己迷误,诱人迷误的)。

 

5)他说,教法是一个,为什么这伙人把它变成四大学派?这是真主的经典和圣人的圣训,我们只遵循这两个,不跟随埃及人、沙目人、印度人的言论。也就是说不跟随罕百里和其它学派中驳斥过他的伟大学者们。

 

6)用不同的言词来轻视圣人。他掩饰自己说,他的目的是保护“陶黑德”(信主独一)。他说,圣人是邮递员,即他只是传送经典者。最终意思是,穆圣好象邮递员,领袖或其他的人为了给人们传达自己的信息,而派遣了他,他给人们传到信息后便回去。

 

7)他说,我阅读了候德毕亚和约的历史,我发现它有许多谎言等。甚至他的追随者也做了和他同样的作为、说了和他同样的无耻烂言,而且比他所说的更无耻,有时他们给瓦哈比告诉了自己所说的,他都表示满意。有时他们在他面前说了这种话,他也觉得很高兴。他的部分追随者甚至说:“我的这个拐杖,比穆罕默德更强,因为它可以打蛇等,而穆罕默德过世了,再没有任何益处了,他只不过是一个邮递员,完成了任务,就得回去了。”为驳斥他而著书立说的学者们说:“瓦哈比不但把四大学派断为‘库夫勒’,而且把众穆斯林(逊尼派以及七十二派教民)都断为库夫勒。”

 

8)把自从瓦哈比的师父、瓦哈比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来的“乌玛”断为“卡废勒”。

 

9)在给跟随自己的下流暴徒们的他的胡言乱语中暗示他就是当代的圣人。

 

10)反对四大教法学派。色白克说,反对四大教法学派就是反对公议。(否认公议就是库夫勒)

 

11)焚烧了许多正统派的经典。

 

12)宣传造物主是物质的,针对这个问题他进行了许多专题讲座。

 

13)杀害正统派欧莱玛(学者)。

 

14)轻视圣人、外哩,拆毁他们的拱北,挖掘他们的陵墓,而且在艾哈萨地区把它做成厕所。

 

15)焚烧《德俩伊里·海拉堤》(赞圣经)。

 

16)废除在清真寺中每日定时的念颂和高声念“即克尔”(赞词),禁止念圣纪、禁止参加对韵的“即克尔”。

 

17)砍杀在宣礼塔上高声赞圣的人。

 

18)把外地的追随者称为迁士(穆哈吉勒乃),本地的党派称为辅士(安萨勒)。

 

19)当一个人要追随他,加入他的教派时,他剃他的发,并对他说,“即使你朝过哈志也罢,你原来所朝的哈志是不被承领的,因为你是‘穆什勒克’。”

 

20)他说,带缠头是哈麻尼所命令的,搭头巾最美观。

 

21)放弃礼拜后的都阿(祈祷)。

 

22)按私意分配天课,好象艾布伯克尔一样征集它,好象法老一样分配它。

 

23)和他的同伙中的每个人以自己的私意注释《古兰经》,他们不跟随他们所学的学派,犹如精吉格(不信者)一样。

 

24)否认传述不间断的部分圣训。

 

25)内心诚信伊斯兰仅局限于他和他的同伙中,除他们以外的人都是“穆什勒克”。

 

26)在许多聚会和演讲中公开妄断,以圣人、天仙、外哩作近主之媒介者为“卡废勒”。

 

27)否认为探望圣人而旅行,并说这样的旅行毫无益处,穆圣以及所有亡人——万圣、外哩们对活人无丝毫益处。

 

28)断呼唤穆圣的尊名已犯了库夫勒,变成以物配主者(穆什勒克)。

 

29)把呼唤圣人外哩的那个人断为“库夫勒”。

 

30)他说,赫热勒圣人不存在,没有古图布,奥塔吉(地球柱石),艾布达里的外哩,向他们求助使不得。

 

31)否认语法学、语言学、教法学,他说,学这些学科是异端。

 

33)禁止礼拜后做都阿,他说,这是异端,向真主索取报酬。

 

34)冒充他归属于罕百里学派,以此为幌子,掩护自己的真实面目。其实伊玛目·罕百里与他无关。因此,和他同时代的罕百里派的许多学者反对他,驳斥他,并著了许多驳斥他的著作,尤其他的兄长——筛海·苏莱曼·本·阿布都·瓦哈比为此著了一本著作。

 

35)禁止人们探望圣人。艾哈萨伊地方的一伙人出来探望圣人,他听到了这个消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在吉勒阿遇见了他,他命令剃光他们的胡须,把他们倒骑在骆驼上在吉勒阿与艾哈萨伊之间进行长途游街示众。

 

36)有一次远方没有追随他的一伙人路过吉勒阿分别去探望圣人,朝觐天房时,他们中有人听到他对追随者说:“你们放走这些‘穆什勒克’,让他们去麦地那,留下穆斯林(追随他们的人)和我们一同走麦加。”

 

37)当一个人自愿或被迫改遵他的教派里,他命令此人先宣布两个作证词。一是自己原来是卡废勒,并作证自己的双亲死于库夫尔,再作证某某人原来是卡废勒,过去许多伟大的的学者原来也是卡废勒,如果此人这样做证了的话,他们便接受他入教,否则,他就下命令杀害他。

 

38)明断从自从他的师父、他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的教民是卡废勒,这样下断语的第一个是瓦哈比,此后,追随他的人也这样断了。

 

39)当一个曾经朝过哈志的人入他们的教派时,他对此人说:“你当重新朝觐,因为你所朝过的哈志是你当‘穆什勒克’时朝的,所以朝觐的责任在你上不脱去。”(参见《米苏巴哈·艾纳米》207219页,其边文6888页,其正文464页、7——9页、122页,《胡俩索图·克俩米》229300页,《杜莱勒·逊宁耶》4952页,《克什夫·伊勒堤牙比》139150页。)

 

40)瓦哈比说,自从他的师父、他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的世界各地分散的穆斯林全部是“穆什勒克”、卡废勒。求情、求助于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人是不受饶恕的以物配主。凡是呼唤圣人、外哩,并向他们求救,以许愿施舍等尊奉坟墓(里的外哩)的人是“穆什勒克”。他说,盼望万圣、万贤在真主御下说情,以他们做临近真主的媒介,已使他们不能摆脱以物配主。

 

41)他说:“穆圣时代的穆什勒克在困难之中只喊叫真主,并向他求救,而在安宁、和平时期他们喊叫天仙和上人、佛像。但我们时代的穆什勒克(以万圣、万贤做媒介的众穆斯林)们遇到困难时,就哀求于某一个穆勒世德和某某筛海。其实这伙穆什勒克的以物配主超过古代的穆什勒克的以物配主。”

 

42)他说,谁以圣人做媒介说:“真主的使者啊!您搭救我,您援助我。”谁就是卡废勒,何况以筛海做媒介的人。(参见《克什夫·伊勒堤牙毕》16)

 

43)瓦哈比焚烧了《德俩伊里·黑拉堤》,因为它存在“散义度纳”(我们的领袖)“毛拉纳”(我们的主人)等言词。

 

44)他说:“假若我能做到的话,一定要拆毁穆圣的拱北,拆下天房金水洞槽,改成木板的。”

 

45)把否认他者称“卡废勒”。

 

46)断欧麦尔·本·发拉必、穆胡印吉尼·阿拉比为卡废勒。(其实他俩是真主伟大的外哩)

 

47)轻视圣训——“我的教民的不同是真主的恩慈。”

 

48)否认“卧格夫”(宗教基金制)。他说:“的确,在伊斯兰中没有‘卧格夫制’。”

 

49)他断言:“法官的薪金是贿赂。”的确,拱巴尼·艾哈迈德·阿凡提用可靠的证据驳倒他上述的这些谬论。

 

50)瓦哈比把伊本·太迷所妄称为被禁止的行为称为叛逆行为。他说:“在墓地呼喊真主、在坟墓周围环绕、接吻坟上的帖单,拿它的土。向外哩求救者是卡废勒。”

 

51)下令杀害穆斯林、掠夺他们的财产。在其作品《克什夫·舒布哈堤》中他说,杀害为了求说情、临近真主而以圣人、外哩做媒介的人的生命、是合法的。

 

52)为了给“穆赛力麦·看咱布”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念法梯哈,为了让人们认识坟墓,探望他们而修建了一尺五高的墓垆。瓦哈比借此把几百万穆斯林断为卡废勒,诽谤参预此事的圣门弟子。这足以证明他是追随骗子“穆赛力麦”的。(参见《麦阿鲁玛堤·纳菲尔》278)

53)瓦哈比的所作所为的表面证明他冒充圣人,但他没有能够显出来,此方面的证据是:1、起初他酷爱阅读冒充圣人者的历史。如:穆赛力麦·看咱布、赛扎哈、艾斯卧吉·安信耶、托里哈等。2、他称外来的追随者为迁士,称本地的追随者为辅士。3、他对自己的追随者说:“我给你带来一个新的宗教。”4、他诽谤四大伊玛目的学派和欧莱玛的主张,他从我们的圣人的宗教中只接受了《古兰》,但他只表面上接受了它,相信它罢,以使人们不了解他的实质,使他不致出丑。其依据是他和他的走狗们按照合乎他们的私意来注释经文,不按圣人、圣门弟子、清廉的前辈以及经注学的伊玛目们所注释的来注释。(穆圣:“谁用自己的私意注释《古兰》,那么他就在火狱中给自己设制一个住处。”)5、他不按照除《古兰》以外的——圣训、圣门弟子、再传弟子、法学权威伊玛目们的主张来判决,同时,他不遵循伊玛目们从经训中所演绎的律例,他也不承认公决和真正的类比。

 

54)更奇怪的是他给自己的愚昧无知的工作人员的信中写到:你们当用自己的见解创制律例,你们进行讨论,用你们认为适合这个教门的来判决,你们别顾及这些经典,因其中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

 

他按恶魔和他们的私意所支配的进行分舍天课,他的追随者不跟随一切教法学派中的一派,不然!他们依他所命的来进行创制律例。他们在表面上以罕百里派作掩护,以此来欺骗普通民众。所以,在他看来衡量真理的标准是合乎他的私意,尽管与教法明条、乌玛的公决相违背也罢。在他看来,衡量虚妄的标准不合乎他的私意,纵然是乌玛所公决的明显的明条也罢。总而言之,我们所证实的是他的所作所为导致他从伊斯兰教的原理中走出了,因为在轻视先知、使者、贤人、清廉人的同时他把每个穆斯林皆知不予解释的、被公决为非法的事物断为合法的,有意轻视四大伊玛目所公决的库夫勒。

正统派学者向瓦哈比提问了初学的学生所了解的诸多问题,但他没能力回答这些问题,因为他没有精通的知识,他只知道恶魔为他装饰了的教唆。博士筛赫·穆罕默德·本·阿布都·拉哈玛尼·本·阿法堤,著了一本经,经名为《追随者嘲笑冒充创立新宗教者》,该经逐个反驳了他所标新立异的每个问题。筛赫·穆罕默德致信瓦哈比提问,苏热阿吉牙提章(100章)——在这短篇章中有多少教法本义、习惯本义、有多少换喻法、句子转用法、裨隐喻法、偶然隐喻法、后续隐喻法、绝对隐喻 法、简式隐喻法等。穆罕默德·本·瓦哈比见了此信,瞠目结舌,不要说最大的问题,就连最简单的也回答不上。

 

有一天他的兄长苏莱曼对他说:“瓦哈比啊,伊斯兰教的要素是多少?”他说:“五件。”苏莱曼说:“但你使它成为六件,第六件是:谁不跟随你,谁就不是穆斯林,在你看来这是伊斯兰教的第六件天命。”一天一个人对瓦哈比说:“真主在‘拉马丹’月每一夜从火狱中释放多少受刑之人?”他说:“每夜释放十万人。月未之夜释放全月所释放数目的总和”,“那么只有你与你的追随者是穆斯之外,真主还释放的穆斯林是谁呢?”这个叛教者无言可答了。

 

有一次,一个人对他说:“穆斯林的学者们无论活着的、或者亡故的都在自己的著作中揭穿了你所说的是谎言,并加以反驳。请问!我们如何相信你?”瓦哈比没有回答。

 

又有一次,另一个人对瓦哈比说:“你所创立的这个宗教是接联的、还是断绝的?”他说:“我的师父、我的师父的师父起直至上溯到六百年者统统是以物配主者。”这人对他说:“照这么说,你的宗教是断绝的,不是接续的。那么,你从谁上采拿了教门?”这个逆徒无言可答了。然后这人对他说:“的确,寻求接近真主的媒介是逊尼派所公决的,甚至伊本·太迷也未反对,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中提说了两个理由,他设说做媒介犯了‘库夫勒’,甚至热瓦非祖,核瓦勒直及其它全部异端派都断说以圣人做媒介的确性,所以你绝对没有断‘库夫勒’的理由。”瓦哈比对他说:“欧麦尔以阿巴斯来求雨”,那人说:“这正是驳倒你的证据,因为欧麦尔以阿巴斯求雨证实媒介的正确性。你怎样用欧麦尔以阿巴斯求雨来反驳作媒介以为非法呢?”其实,欧麦尔就是圣人出世以前阿丹圣公以圣人来做媒介的圣训的传述者,所以,以圣人做媒介是欧麦尔等人所知道的,不然!欧麦尔要想让人们明白、了解以除圣人以外的人来做媒介的正确性。此后瓦哈比张口结舌了,但仍坚持他的可恶的愚昧丑行。

 

瓦哈比命令剃追随他的男人的头发,也命令剃追随他的女人的头发。有一次,被强迫加入他的教派的一个女人说他革新了伊斯兰教,她还给他举出反驳的证据,但他仍命令剃了她的头。尔后她对瓦哈比说,“假若你命令剃男人的胡须,你就命令剃女人们的头发吧!这个叛逆无言可答了。”而他干这个只为了实现圣训——“他们的标志是剃头,在他和他的追随者身上”,因为从这段圣训中马上想到是剃头,所以圣人说了实话,他说:“我的教生中的部分人们的标志是剃头,他们朗颂《古兰经》,而它不过他们的锁骨,他们脱离教门,犹如箭从弓上射出去,他们的标志是剃头。”(参见艾哈默德·吉黑兰所著《勒洒来》(《米苏巴海·艾纳米》的未尾)214-217页、《米苏巴海·艾纳米》边文65-80页。)

 

至于个别学者赞成“奈知底耶”的作为——他促使“贝都因”人聚众礼拜,及戒除明显的丑事,如拦路抢劫,召唤人们信主独一,那是他的误会。该学者使瓦哈比的所为在人们的心目中端正,但该学者没了解到他做过的许多坏事,真主以此考验他的仆民。这是一大灾难,是患难,是伊斯兰教中出现的最大灾难,从这灾难中理智变轻率了,其中有识之士变得惊惶失措了。瓦哈比所倡导的某些事情使无知者产生了错觉:瓦哈比派是立行教门的,如:瓦哈比命令“贝都因人”立行拜功,常守聚礼,成班礼拜;禁止他们做明显的丑事,如:行奸、同性恋、拦路抢劫,使道路安宁;同时还号召人们信主独一,所以这些愚昧无知者经常赞美他,然而他们忽视了他的一罪——把全世界的穆斯林断为卡废勒。(参见《米苏巴哈·艾纳朱》108213219 页《其边文》6888页。)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20-1-20 14: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