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6|回复: 1

菲尔道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4 23: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菲尔道斯(冶丹枫)

原创西宁的表情西宁表情2018-06-27



分享  世间美好|風景|人文|摄影|文学|視覚

信士中的某些人,他们离天堂的距离只有死亡。


  ――《布哈里圣训实录》


文/冶丹枫



车行至一处景色怡人的村落时,便无法前行了。

山穷水尽疑无路,车道没了。

马健跳下车去,不一会儿带回一个蓄着络腮胡的中年汉子,索黛从后视镜觑了一眼红脸汉子,心里嘀咕一句:这就是向导了。

向导引领马健将车开进大门阔畅的一处人家,然后帮忙携带登山泛舟的设备。

一杆人于是向山里进发。

半个小时后到达一座巍峨的大山脚下。马健悠着细眯眼向山上瞧去,山峰突兀森郁,乱云飞渡,似乎怒含一腔咆哮汹涌的气势。

“从山腰斜插过去,就是黑林潭了。”向导说。

“险吗?”马健心里犯怵。

“险”红脸汉子将险字尾音拖得长长的,意思是如果不险,还需要我这个向导吗?

“不险还需要向导吗?”索黛瞪了眼红脸汉,轻描淡写地说。

马健瞅瞅老婆,又瞅瞅向导,故作松快地耸耸肩,然后带着诙谐腔对着儿子说:“哥们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形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那句?”儿子素来鬼灵精怪,几乎不假思索地说:“老大,那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索黛整拢了下头纱,训儿子一句,对着马健说:“咱们的深潭泛舟本身就是探险之旅,诱导儿子说些晦气话有用吗?”“就是,瞧我老妈多勇敢,老大,你真是个娘们儿。”儿子冲马健吐了吐舌,摆个谢娜式的幽默姿势,竖起了小拇指。马健被儿子的小幽默逗得哈哈大笑,一家人在笑声中又尾随向导进山了。

山路多奇险,一行人约莫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黑林潭。马健环视一下潭畔险峻的山崖乱石,好没气地对老婆说:“亏你想到这处世外奇潭,我看你为了泛舟连命都不要了”。索黛站在潭畔的一叶牙石上,放眼远眺这处名潭。潭奇大,风生悲,内心陡然涌起一股不祥的心绪,“我答应这是最后一次。”她幽然道。看着这满眼的水秀山清,索黛思绪纷飞。早晨临走前她又一如既往地去给那位鳏寡老人备了午饭,然后去东稍门问了苏菲导师一个问题:入境的迹象有哪些?导师只说了两个迹象:从施舍和援助贫弱孤鳏的行为中享受快乐为其一,从征服私欲,消灭邪恶人性中收获成长为其一。索黛说:我已经享受到了助人为乐的快乐了。导师莞尔一笑,欣然点了点头。索黛感到导师的微笑里更多的是期许,而非肯定。

离开导师后她笃定信念:将苏菲行知的纯善之路坚定走下去。

帮忙将舟抛到潭里后,壮硕的络腮胡向导下山了,索黛走下去耐心给两个孩子叮嘱几番安全常识后,一家人于是娴熟地跳上舟去。

马健的泛舟技巧很好,木舟如被注入灵魂般游刃有余在潭中穿梭。索黛在一处崖下的阴影处重新裹了下头巾,然后戴上墨镜,支好餐桌,拿出野炊的食材设备,孩子们舟车劳顿有些乏力,于是迫不及待吃将起来。

马健急速荡了会儿舟,然后收起双桨,坐回舟中与妻儿悠然对饮,任随木舟带着惯性在潭中怡然划荡。

一家人吃了些水果,马健便支起小巧玲珑的火炭炉烤起野市买的一些山珍来。儿子夸张地吞了口唾沫,拿起马健的一叶羽扇扮起一副老者样。潭畔山峦滴翠,花红柳绿,潭中碧水微澜,清如明镜。马健环眺这美景,惬意地对儿子说:“哥们儿,形容这好山好水好舟好人的话句叫什么来着?”儿子故作一副指点江山的姿态,挥动羽扇点了点马健和索黛,吐出四个字:神仙眷侣。索黛噗嗤一笑说:“咱们家儿子活脱一小唐伯虎了”,然后看看马健,“现在这小屁孩说话就能把人雷死”。马健一阵哈哈大笑,儿子忽然幽幽道:可惜我和姐姐不是眷侣。索黛怜爱地拿手捶了儿子一下,哭笑不得。

女儿海娜戴着一顶藏饰帽,把帽檐压的低低的,娴静优美地看着潭水,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忽然,潭中闪过一条硕大的鱼,海娜尖叫一声:“好大一条鱼。”儿子闻讯一下爬在姐姐身上,海娜全身放松,被弟弟重重一推,顿时向潭里跌去。马健惊呼一声,眼见女儿落水,迅捷地跨过炭火炉去抓女儿,不料木舟在重力下陡然倾斜,马健一下扑空随惯性向水中砰然跌去。木舟被马健沉重的落水身躯彻底倾覆,索黛不曾会意过来,便和两个孩子一起向潭中坠去。潭水深邃,一家人很快被淹没向潭底沉去。索黛被迫吞了两口潭水,一把抓住就近的女儿向潭面顶起。马健拽住儿子向头顶推去,不料不会游泳反而沉得更彻底。索黛很快找回游泳的感觉,拖着女儿向潭畔游去。儿子被马健抛出水面,一声短喝后又跌入水中。索黛救回女儿很快又向潭中游去。

索黛憋住最强劲的一口气,一鼓作气扛着马健沉重的身躯游到了潭畔,她竭力用生平最极限的气力将老公顶上岸去。用完那口气,突然眼前一黑,自己仰身向潭中沉去。岸上传来女儿海娜声嘶力竭的哭唤。索黛用生命顽抗的意志挺过短暂的休克,极力向儿子沉水的方向游去。潭水清冽空灵,儿子无助挣扎的身躯在水中模糊又清晰。她悲怆地哭吼一声,瞬间潭水呛得她喘不过气来。刚才救马健几乎用去了她所有气力,她四肢软绵乏力,此刻不用说救儿子,几乎无法自救。她努力平复呼吸,镇定心智,然后猛吸一口气向儿子游去。儿子尚小,拖出水面比想象的容易。她游了几下,再也游不动了。一定要撑住,哪怕耗尽最后一口气。她不停地自我暗示。马健在岸上狼狈透顶地吐了几口潭水,跌跌跄跄向潭水走来。“别过来”,索黛用暗哑激越的声音怒喝,马健不会游泳,此刻来援救,无疑揠苗助长,适得其反。马健被妻子的喊声惊得一个趔趄,差点倒向水中。索黛憋气的间歇向老公喊话,口中立马灌进几大口水,拖着儿子的身躯又向潭中沉去。她一只手紧紧攥住儿子的衣领,另一只手配合双腿竭力在水中扑棱,像一只折翅的小鸟。不知扑棱了多久,她又浮出水面。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力气游回岸了,毕竟她已然救了女儿和丈夫,她为自己在这场落水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惊人潜能暗自心惊。若非亲人罹难到头,她怎会有如此超常的力道?亲人们在生死临界点的无助像一道悲怆的闪电深深劈进她善良悲悯的内心。这样的悲痛经历给她的精神冲击是无以复加的,她用生疏拙劣的游泳技巧做出了逆天的表现,生生把十六岁的女儿和一百八十多斤体重的丈夫拖出了水潭。意识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在心迹流淌,她拖着儿子和自己近乎虚脱的身躯向近身的小木舟游去。木舟灌了很多水,这有助于她抓住舟沿时不致很快侧翻。

索黛将一只臂膀伸入木舟,用臂弯紧紧夹住舟缘,大口大口地喘息,儿子很久没有了气息,她已顾不上施救,一个意念告诉她,一定要把儿子拖到舟上。马健在岸上来回疾奔寻找能够援救的树干绳索等设施,但一无所获。女儿屏住呼吸惊慌失措地在岸上看着这一切。索黛感到抓住儿子衣领的手越来越沉重,力气像被一口无情的吸管一丝丝抽空,临近崩溃失控的状态。她知道一松手,儿子必死无疑。但不松手,她又无法仅靠左臂将儿子拖上舟去,生命在这一刻给她开了个无情的玩笑,这种相持无能的状态令她心如刀绞。

“快去找人”,她几乎失哑地向懵懂无措的丈夫呼喊。这呼喊声低黯得令人心碎。马健像懵醒的小孩光着两只赤脚在荆棘丛生的潭畔撒腿疾跑。

索黛开始念诵作证言(1),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在生命最后关头疏忽的信仰像一只美奂绝伦的花朵朦胧盛开。儿子迟滞地在她怀里蠕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然后猛烈地吐出几口吞咽的潭水,突然神示般下意识地用小手抱住妈妈的脖颈。索黛内心涌起一股电击般的狂喜,身体陡然唤起巨大的精神力量,借助儿子紧抱自己的间歇,她奋力将儿子掀上舟去。

木舟像一只顽固透顶的陀螺,按住这头,翘起那头,索黛试图爬上舟去,却像一头拉磨的雏驴一样徒劳绕着木舟旋转。儿子在舟的一端,索黛爬在另一端,娘俩在潭中绕着木舟打转的形象活像一只桌上快速轮转的汤勺,既滑稽又凄惨!

一个小时过去了,马健的救援不见踪迹,索黛心中宰克尔(2)的心灯像闹钟的发条在惊骇的短暂罢歇后复始运转,一如以往。她修苏菲(3)已经过十年了,十几年来,宰克尔的心灯已如闹钟发条般深植在心底,甚至在俗世的交际言谈中这盏心灯亦不会随意念熄灭,这是她想要的至高境界,她曾经为实现这境界欣喜若狂,为自己在近主的阶梯跨过的实质性突破喜极而泣。可现在,在生命面临生死考验的重要一瞬,心灯非但骤然熄灭,甚至连清真言也没能及时念及,这令她无比羞愧又意冷心灰。死亡果然是最重大的考验,先烈们用死亡迈向天园的道路由此显得多么悲怆伟大,在突然的死亡面前,她竟然眷恋的依然是这个令她心力交瘁的顿亚(4),而非真主的垂怜喜悦。对一个坚持走苏菲行知之道的修士来说,这是多么该遭天谴的耻辱。“除你外,绝无应受崇拜者,我赞你超绝万物,我确是不义的。”(古兰经:21:87)索黛想起先知优努斯(5)葬身鱼腹时念的这句赞主词,泪如泉涌。

海娜在潭畔面朝卡尔白(6)跪倒祷告,母亲潜移默化的宗教修持使这位纯洁的女孩知道向主求助的深刻意义,这意义不仅表现在俗世层面,它有更深的幽玄内涵,她记得母亲说过,前辈的某位苏菲大师,曾将功修提升到其祈祷能局部改变安拉可变更前定(7)的境界,这是多么可怕而令人生畏的功修。主啊,如果今天我的亲人注定葬身潭水,愿我的祈祷能改变你意欲的前定。她虔诚又不乏幼稚地默祷。

索黛叮嘱儿子紧紧抱住舟首的一杆小椽,她抓住舟尾的,并间歇规律地向儿子那头的凹槽用手刨水,马健当初打造这只木舟时考虑到安全性,在舟身樨了三段桅杆,首尾各一杆,中间一杆,并用两扇挡板将木舟一分为三,这样的考量意在发生泛舟危机时不致紧抓舟缘而失衡侧翻,或者即使侧翻也能通过向一端蓄水的方式使落水者扶攀舟身时保持平衡。现在看来,倒是有一定用途,最起码能延缓生机。虽然真主的定然(8)终究无法躲避,但主观能动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索黛喜欢徒步踏青,老公马健为讨她欢喜专门请教造船木匠为她制作了这只精致美观的木舟,两年来,木舟陪索黛一家踏访了无数名潭大川,索黛在这唯一的世俗爱好中一次次俘获着独标高格的存在感。马健也在陪伴妻儿游山玩水的当儿将泛舟荡桨的技能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但俗语说:会水的鱼儿浪打死。今日终究还是出事了。

在马健去寻援的这一个小时里,索黛先是试图爬上木舟,结果舟身像陀螺一般在潭面飘零打转,根本无法着力,一着力就覆舟。为了儿子的生命安全,她只好放弃。攀援舟身游回岸边是第二个选择。索黛借助潭水浮力掌控舟身平衡,谨慎向潭畔游动,但木舟依然鬼使神差地打转侧覆,这令她发指抓狂。

最后的结果是,索黛只能浸泡在潭水中与舟首紧抱桅杆的儿子维持微妙的平衡。木舟像个有生命的牲灵,你不动,它便不动,你一动,它就以侧翻的形式惩罚你,牵一发而动全身,有那么一刻,这奇特的境况使索黛想起了十八年前那部风靡全球的电影《泰坦尼克号》,影片中的男主角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如自己一般垂死趴在浮舟边舷。那时的自己多么的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呀,大学刚毕业,梦想的赤焰在心底噼啪作响,她的才貌是学校公认的,琴棋书画俱通。她心高气傲,顾盼自雄,然而,现实往往是一切梦想的粉碎机,因为男朋友没有信仰,因了家里是阿訇世家,自己的宗教信仰又根红苗正,蒂固根深,到结婚的关头,心爱的人终于8无法忍受她屡屡皈依伊斯兰的说教,弃她而去。这件事对她的打击非常之大,她开始省新自己的婚姻价值观,在单身相亲的鏖战中几年下来,终于发现,有信仰的生活理念不同,彼此来电的又没信仰,或者有文凭有信仰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菜,爱情和婚姻很难兼得。母亲病危那年,她被迫答应母亲回西宁老家结婚的强烈提议,从拼搏了几年的北京回到青海。几番相亲,几易标准,她匆促和现在的老公结了婚,为了能使频临无常(9)的母亲安心归主。绕了一圈,最终还是找了一个有信仰没文凭没共同生活理念的,而且抽烟酗酒,信仰马虎得掉渣。结婚后,她发现自己苦苦坚守了半生的节操碎了一地,虽然自己当初那么爱大学的男友,但直至结婚,她依然是处子之身,这相对那些没有信仰支撑的上过大学谈过热恋的女孩们来说,简直凤毛麟角。结婚一个月后母亲便过世了,马健身上的缺点如死鸡般在岁月的流淌中抖落一地鸡毛,罄竹难书,吃喝嫖赌无所不能。但为了信守母亲的遗嘱,她忍辱负重地扛起婚姻担当的大旗,坚持过了下来。

以一种众人无法理解的方式。

女儿两岁后,对婚姻心灰意冷的索黛选择走苏菲行知的道路,用以拯救自己日复一日苦闷痛楚的心灵。没有任何一种物质或精神的渠道能化解她所面临的信仰与精神危机。

对烦恼的免疫力很差,对幸福的感受能力很迟钝,对情绪的调控能力很微弱,这也许是自己活得很累、很空虚痛苦的原因吧。索黛常常想。

从世俗的灵修角度看,苏菲修行能解决她目前的精神困境。刚开始修行时,她仅将苏菲行知作为身心灵导师的心灵鸡汤以慰抚千疮百孔的内心,而境界,是慢缓产生的。

在比较了所有历史上最卓著的苏菲修行之道后,她最终选择乃格什板迪的道路,这得益于她精研了正统苏菲大师谢赫希尔信迪(10)的著作《麦克图巴特》书信集,在这部旷古绝今的著作中,这位接受天启的近主者领袖曾这样说:我们的道路,是一切苏菲道路中的最捷径,因为我们的起点是其他苏菲道路的终点。多年后索黛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深刻内涵。乃格什板迪道路的起点之所以是其他苏菲道统的终点,是因为这个道路最完美地坚持了几乎所有圣行(11),而且,它又是入世的苏菲行知,而非遁世苦修,这使修行的考验难度更大,因为在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都市坚守苏菲修行,所面临的诱惑考验更加艰巨,这使她如履薄冰步步惊心。过去的十几年,她广拜名师,跟随功修卓著的阿訇学者搜罗研习各个领域的圣行,最后发现,践行的圣行越多,一个人道德品格越高尚完美,难怪真主对穆圣(12)说:我造化你,是因为全美一切品德。

坚守圣行的道路就是一个不断自制禁锢的过程,她发现遵守的圣行越多,世俗的享受便越少,内心的彷徨苦闷却逐渐式微直至烟消云散。她开始变得越来越纯善,越来越仁慈,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坚韧。她还记得,为了践行圣行,她一次次向陌生人展露微笑,一次次给小朋友们道瑟兰问候,多渠道照料流浪的小猫小狗,许多次对辱骂她的人报以宽容的笑容、、、她定期地去医院探望需要帮助的病人,伸出微薄的援助之手,她也定期在每个主麻日(13)帮助一位极度贫苦的老人或遗孤。下雪时她清扫去清真寺或某些主道的大雪,下雨为步履蹒跚的老人撑伞,她默默施舍,默默帮助力所能及的一切人事,几乎参加社区的一切公益活动,给鳏寡孤独的老人洗脚剪指甲按腿捶背,像女儿一般与他们交心沟通,传递温暖。甚至一位病危的老人临终前不理会自己的亲生儿女,非要等到她到来后才安然仙逝。她还长期资助几位一贫如洗的乡村孩子读书,定期寄鞋袜裤帽等生活必需品给他们,这样的义举往往使她的日子拮据至至。在马健眼里,她成了十足的变态,拿着辛苦挣的钱不为家用,却变着万花筒般的花样送给别人,不提升自己孩子的物质条件,却设法供养别人家的孩子,为此,她没少挨马健的暴揍。但遭受的挫败越多,越坚定了她修持苏菲的决心,她的生活成了多点一线,清早从家里出发去阿语学校授课,晌午前去探望一位孤寡老人,给他们做顿饭,中午回家给放学的两个孩子做饭,然后多做一份带回医院给某位病人,下午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傍晚回家坚守宗教功修,念宰克尔履行除主命之外的副功拜,长此以往。

女儿海娜的一声凄厉呼唤将索黛的意识流喝断。“妈妈”,海娜悲痛地在潭边哭泣,又一次试图下到潭里救她。“别下来”她声嘶力竭地怒斥女儿,“你想害死我吗?”她羸弱的声音在熏风中像扯断的风筝。海娜在潭畔立住了,像只懵懂的羔羊以哀怨的泪眼无措地默助着水中的母亲和木舟上的弟弟。

呼吸越来越困难式微了,潭水的压力如嶙峋狰狞的魔爪紧紧将自己裹挟攥掬,神似獠牙暗嘶的鬼笑令人毛骨悚然。五月青藏高原的潭水依然冰凉刺骨,加上料峭的风寒越来越大,索黛的身躯已然僵硬笨拙了,连意识也随着身躯冻僵了,没有气力更没有活泛的肢体可以救儿子并自救。马健一去不返,这里离山口太远,村落在大山架外面的山脚下,来回没个把小时根本无望。儿子机械地抱着椽干颤抖、哭泣,索黛一直耐心地劝导他不要害怕坚持等爸爸回来。这一个多小时,对两个孩子的爱像凌迟般千刀万剐一点点剜割她的身心,比起个人的死亡,这更令她痛不欲生。

身体在舟缘僵成一个固定的动作形态,内心的意念以极限崩溃的状态支撑着索黛坚持到底,“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索黛无数次地自我暗示。

意识开始模糊,眼前的景物影影绰绰,视线急剧黯淡下去,开始看不清岸上的女儿,接着看不清舟上的儿子,索黛意识到自己不行了。她极力擦拭心底的那盏心灯,宰克尔的光焰终于奇幻绽放,直冲九霄。

索黛明白了自己唯一世俗的爱好将成为她生命的劫数,这或许是安拉对她的惩罚,一个修士,不该拥有那么浓烈的世俗爱好,否则就是昧主。她终于明白今日的结局是安拉昭示她的显迹,十几年的苏菲历程她无数次渴慕安拉给予她功修提升的显迹,不料这显迹迟暮而来,并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她不知道这是蒙主喜悦抑或遭主迁怒?唯一庆幸的,是她无常在水中的结局属于“舍黑德”(14)的品级,明确的圣训(15)证明了这一点,十几年来,她无数次祈祷安拉赐予她烈士般的死亡,今日终于实现了,她欣慰而泣。孩子们啊,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这么多年为了苏菲修持尽忙着照顾别人却无限地疏忽你们,复生日,如果妈妈得享烈士的尊崇地位,妈妈会将它作为向清高仁慈的安拉求情恕罪的媒介来援助你们。妈妈对你们的歉疚是无以复加的。式微的意念像电影蒙太奇的片段在索黛内心迟缓流淌。

虚脱的身躯负载重若天地的鲁哈(16)一点点从索黛内心游离剥落,灵魂像只小鸟即将脱口而出,索黛似乎用心眼看到无数美丽绝伦的天使天女散花般从天而降,比肩叠迹,充满天地。领头的那位天使漂亮得难以置信,他以最优美的方式轻缓靠近索黛的身躯,这样的靠近既非走过来的,更非符合人类理智飞移而至,它优美极了,超越了一切人类心智无法想象形容的形态。“安宁的灵魂啊,凭着安拉的喜悦你出来吧”,美绝伦奂的天使带着令人沉醉的微笑向索黛召唤,一股舒畅的暖流从脚底涌起,灵魂从呱呱坠地那天始隐匿了几十年的形态面目顿时纤毫毕现,它是那么美丽清香,通体弥溢着苏菲功修的纯洁芬芳,深植在奇经八脉,盘根错节,曲幽通径的身体器官中的灵魂在生时隐匿安息,死时显现复活,主啊,你是多么崇高伟大,至死我才明白你为何在古兰中说:我先造死,后造生...(17)

岸上依稀传来匝沓凌乱的脚步声,索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拼尽仅剩的一口气将木舟推向岸去。她似乎能感知马健的援救到了,儿子也许能够很快被施救。顺应真主的召唤与等待救援的生死抉择在内心电光石火般闪现叩问,烈士的诱惑花朵般弥漫着姹紫嫣红的芬芳,她想起了传述中那些渴望与主相会的安比雅依(18)和奥利雅依(19)们,这样的抉择需要何其巨伟的勇气。

木舟的反作用力将他僵硬的身体轻缓掀入潭水,她机械地摊开四肢凄怆地沉向潭底。潭边似乎传来尖叫惊骇的呼唤声,那是海娜马健的声音,稔熟而遥远,似乎来自遥远天际,更像来自前生后世。

天使们美仑美奂的身姿在天空袅袅腾挪渐次飞逝,一个胜似莺声燕语的声音在天空汩汩传荡,袅袅余音,洋洋盈耳:安拉优美的仆人啊,这是你的养主为你预备的恒久的天堂,那是众先知(20)和众烈士的居所,名叫菲尔道斯(21)。天使们突然以光速的形态飞逝于索黛的心眼,一座晶莹璀璨、光芒万丈、璇宵丹阙的天园以眼所未见,心所未想,耳所未闻,口所未言的形态在索黛的心眼中震撼闪显。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索黛在历经持久反复的意识模糊后,在一片朦胧的呼喊中渐渐恢复心智。她浑身酸痛乏力,眼睛无力睁开,感觉口鼻罩着一个难受透顶的东西,不过呼吸不再有艰深沉闷的困难,越来越舒适畅快。她似乎听到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轮番呼唤,那不是天使的声音,是女儿,儿子和老公的声音。

索黛终于明白自己还活着,福尔马林的味道将朦胧的意识牵引到了某个熟知的地方――医院。那么此刻,她不在安拉阙前,心眼看到的天使也只是多年苏菲修行的意念心智的幻化,而非真正索命的天使。她不知道这是悲是喜,安拉终究未能成全她的烈士梦,那么至伟的成功在前定中也许并不属于她,菲尔道斯的天梯遥远到时空梦想无法伸延的地方,那个地方,需要何种卓著的功修善举?她想知道,但无从知晓。两行热泪掺溶敬畏忏悔的况味喜忧参半地夺眶出、漫漶涌淌,她不知道这眼泪是复归人间的欣喜,还是未能得道的懊悔。

(全文完)


文内词语注解

1、指伊斯兰信仰根本的念词;2、指赞主词;3、伊斯兰神秘主义宗教派别;4、泛指今世;5、古兰经提到的二十五位先知之一;6、天方,位于麦加的伊斯兰宗教圣地;7、伊斯兰六大信仰之一,包括不可变更前定与可变更前定;8、此处指前定;9、指死亡;10;印度著名苏菲大师,被称为近主者的领袖;11、指先知穆罕默德的行为方式;12:指先知穆罕默德;13、指每个礼拜五;14、阿拉伯语烈士的意思;15、指先知说过的话;16、阿拉伯语灵魂的意思;17、古兰经明示,真主先创造死,后创作生;18、阿拉伯语众先知的意思;19、阿拉伯语指具有贤品的近主者;20、伊斯兰六大信仰中的12万4千有余的圣人;21、伊斯兰教最高品级的天堂。




作者简介

冶丹枫,男,回族。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学期间曾担任过系刊主编。作品曾获第七届台湾新月文学奖小说组首奖,青海省“风采杯”高校联盟学术评论首奖。曾于《花城》、《山花》等知名期刊和诸多网络平台发表作品上百篇。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