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本土(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1364|回复: 101

导师的教化 (征集资料 请大家跟帖真实记录个人跟随教门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13 13: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师的教化》
记谢赫·穆·罕比仆·阿利密给我的引导

现在征集资料:
1,姓名、性别、年龄、地址
2,没有跟随教门前的情况
3,跟随教门的过程
4,跟随教门后的情况
5,对教门的感受
6,导师在我上显现的引导事迹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4-8-28 20: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安!
          今天暑假我又去了昆明见老人家!同样是我还没回家,母亲、岳父、二哥的病都好了!!!没有哪些感谢话能表达对真主和老人家的感激!!!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6 10: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不顿拉西,男,35岁,四川成都人。
       我有一个朋友他叫杨辉强,已经归主多年了,一件事使我终生难忘。当时,他是乐山的阿訇,来云南盘溪做节干尔迈里,我听见导师对他说:“你不要回四川了,留在云南吧。”他说:“不行,我还得回去,收我的经和铺盖卷。”导师又说:“你请人带你收,不行吗?”他说:“我该(欠)人家的钱要还,人该(借)我的要讨回来。”导师说:“你欠人家的还请,人家欠你的就全免了,还请了就回来,任何地方不去,行吗?”他说:“能行。”导师不放心,就叫马哲玛和他一同去把人家的钱还请就回来,任何地方不去,他们答应了。事后不久,听到杨辉强被淹死,马哲玛被抢救活回来的消息,事后才知道:原来在还请欠账的那一天,雅安的李师傅的儿子打电话给他,说:“今天是我父亲的四十天,你们不来就不看不起我们,不给我们脸面。”他们俩就去雅安,在半路上车掉到江中,杨辉强被淹死,同车二十多人只有马哲玛一人幸免被抢救活。因为这件事,是我从一个不吃大肉的回族真正成为了一个穆斯林。我要感谢真主,要永记穆圣(福安之)的情份。

点评

真真实实的事情,因为当时我就在青衣江附近办事,只是当时我还没有跟上这个高贵的教门,也就是这个因由,我才认识这个教门的尊贵,知感真主,让我认识这个教门并走进它!  发表于 2013-10-19 10:15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1 18: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属哲门,也来跟一贴。

上月有亲戚去云南探望谢赫,带去我的问候和请求:请谢赫作个吉庆的杜瓦,支援一下我这个重病的教友;
4月29日(主麻日)晚,梦到谢赫跪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缠着白色太斯达尔,穿着绿袍,特意为我做了一个祈求杜瓦------恕饶人的主、引领人的主、有求必应的主,求你应答吧,阿米乃。
亲戚回来后得知,他们正是在主麻日面遇了谢赫,《古兰经直译》《尔麦里》杂志也收到了,我会慢慢学习,若身体条件容许,托靠真主,会到云南探望谢赫。

这几位亲戚也不属哲门,他们亲人中一位重症椎间盘突出(不能行走)、一位胃癌患者,经过面遇谢赫、做求济杜瓦,都恢复了健康。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6 16: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阳转身 于 2013-10-6 19:55 编辑

      凭着普慈‘独慈之主的尊名开始!                                                                                                                                                                                         色兰!看到了许多兄弟姐妹们的自述,希望通过我们自己的亲身体会,能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真实的教门,    马亮    30岁  来自四川西昌   97年初中辍学,并于当年9月份走进了清真寺,曾经的我只是天真的想学几段古兰经,尔后跟着阿訇弄点零花钱,多吃几顿好的,并且在别人的眼中还可以成为好青年,抱着这样的心理、一混就是好几年,但是也就是在这几年中使我看透了、伊斯兰教中的败类,包括我自己,那些年我跟着我们村里面的老阿訇去给“告目”家开经,去到另外一个村请两位年轻的阿訇,我和两位老阿訇却要像傻瓜一样在赌场的门口等着那两位所谓的穿衣阿訇,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等他们的,那一刻我的心开始慢慢碎了,曾经我问过他们,他们的回答让我再次陷入了迷茫当中,“赌博一角、两角、一元、两元,都不叫赌,成百上千,才叫赌,”那时的我真的很无语,在我们西昌穿衣的太多了,穿衣回来,会抽烟,会赌博的太多了,还有偷偷喝酒的,几年后阿訇们开始改教门了,曾经我也背诵过“奥拉迪”相信,格迪目的教亲,都应该知道,早上也念雅辛章,去告目家干“尔买里”也是端端正正的跪着,就几年的功夫被他们改的面目全非,没有了早上的雅辛、和奥拉迪、没有了端端正正的跪着了,一切都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我自己也开始变了,我不在信任那些阿訇,我开始学会了,抽烟、赌博、喝酒、甚至吃“哈拉目”的东西!每天都混迹在歌舞厅当中,那些阿訇说:人只要在归主前真心忏悔,会念清真言,就会进天堂!于是我傻傻的相信了,开始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们家乡一位跟教门的大妈开始劝导我,她告诉我云南有一位知识很深、品级很高的老阿訇,他得到了安拉的恩典,知道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当时我的心颤抖了,就开始想,现在的我那么坏,老阿訇肯定知道,该怎么办呢?当时我并没有答应马上去云南,而是继续我的花天酒地,一晃三年过去了,老大妈始终坚持不懈的劝导着我,直到她快想放弃的时候,安拉的恩典、老人家的情分到了,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是礼拜四的晚上,我喝了很多的酒,一个人悄悄地哭,我在想到底在哪才会有真正的好教门,我突然想到了云南,于是我下定决心去看看,那天我醉醺醺的拨通了西昌教门上阿訇的电话,告诉他我想去云南,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五,正好有教门 上的人要去云南,那晚上我好高兴,于是我举意,永远不在喝一滴酒,抽一口烟,第二天早上,我走出了歌舞厅,放下了所有的东西,回到家中,我洗干净了衣服,换了水,告诉了我的妈妈,她很高兴,妈妈激动的说我从新走回来正道,她会永远支持我,下午我和两个兄弟坐上了去云南的火车。。。。。。。!在盘溪我才真正看到了教门的真实,并不是那些傻瓜所说的是新教,。。。后来我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导师,并且我也亲眼看到了导师的真实,,,,说一下在我身上最大的事迹吧!不怕大家笑话,以前从14岁我就会一直梦遗,基本上一个月我会洗20次大净,我曾经吃过无数的中西药,都没有好转,为此,我都已经放弃了治疗,自暴自弃,在盘溪,学了一年之后,向老人家要了两次“塞白卜”药,最后那次老人家告诉我,好了之后,要举意永远在教门上,我答应了,之后我的病慢慢的就好了,一直到现在,一年都不会在梦遗了,这是老人家的情分,安拉的恩典,使我真正的认识到了教门的高贵和老人家的品级!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事情,我用自己的伊玛尼保证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马亮  2013年10月6下午4点  在补充一点,2000年的时候我在云南省元谋县和永仁县念过经,那里的格迪目和咱们哲海忍耶的功修基本一样!所以说哲海忍耶是最正统的教门!祈求安拉引领更多的人走进哲海忍耶的大家庭!  阿米乃!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9-13 13: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易卜拉欣,男,38岁,宁夏西吉

    20年前流浪于社会,曾多次被收留所收管,一次在成都火车站被遣送回家,火车上遇见了几个回族,便与他们搭上了话,听了他们讲述云南导师劝化人行教门的事迹,吸引住了我,从此我胡作非为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念头,我要找他去!
    1993年的冬月初八,我找到了盘溪大东门清真寺,见到了我期盼想见的导师,他慈祥的面容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父爱的温暖,他的几句话改变了我罪恶的命运:“人要有人的生活方式,我们穆斯林的生活方式是人类中最优越完美的。你要好好学习教门知识,学习一下做人的道理。”
    当我坐在学堂里给我的座位上时,我因自己的这种如梦境般的改变而奇怪。在西吉县回中,我因逃学而被特殊教育,老师轮换对我一个星期的思想教育竟然让我对学校生活产生了反感,于是我跟随几个在外打工的哥们到了广州,在那里做了一个真正的“混混”。有一次我因偷食被老板抓住了,他是青海循化的穆斯林,便把我送到云南沙甸清真寺念经,不到一个月,我又旧病复发,与我的哥们相约到了成都,开始我们“混天下”的生活。
    为什么导师的信息让我回了头?为什么导师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这才真正地理解了“导师”的意义。
    2003年的4月5日,导师带话让我立即回家,我不想回家,我也害怕回家。可是导师坚持要我回去,他说:“回去看看亲人,要尽到人道的责任,40天后你反回来。”
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的母亲已经念了“讨白”,她看见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抱住了我。我讲述了我的经历,母亲高兴的笑了起来:“你是我唯一的牵挂,如果你不学好,后世里我如何向你的父亲交代啊。现在我放心了,我高兴了,我也满意了。”
    晚上11点我的母亲归主了,我才知道了导师要我回家的原因。另走时导师给了我一盒茶叶,当我打开时,我哭了,里面没有茶叶,而是一幅“撇拉罕”(亡人卡凡上用的都瓦)、“穆比呢”(七粒用棉花包着的麦子,念了“亚系呢”)和一瓶阿拉伯香料。我不再忧伤与内疚,是导师帮助我抓住了我为人之子最后唯一报孝亲人的机会。
    在40日走坟的过程中,我的经历阿訇们都知道了。一位老阿訇抓住我的手说:“你的先人对教门有功,你的好结局是先人的情分,好好抓住你的绳索啊!”40日过后,在我返回导师身边时,有一位老阿訇拿来了一个包裹,用很旧的洋布包着,用线封着口,他要我把它交给导师,他说:“这是我的托付,我也心满意足了 啊!”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9-13 13: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穆萨,男,66岁,甘肃张川人:

    1992年因听说云南有个老人家,在四清运动中保卫了教门,我与几个老朋友相约去云南看看那里的教门。当我们到了宝鸡时,第二天是主麻,我提出在宝鸡住一天,礼了主麻再走。有个自称去过云南的胡川人说:“我们是去找教门的,不礼拜有老人家给我们承担着。”此人的一番话如同一桶凉水,倒在了我的头上,这绝对不是教门,我决定回家。这时与我相交多年的一位老朋友劝我说:“去过云南的人不一定都是代表那个老人家的人,就象我们有些干部的行为不一定是代表政府的,既然我们已经出来了,还是去到云南见了那位老人家再说。”于是我们第二天礼完主麻,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火车上我们遇上了平凉的二十多个穆斯林男女,他们是去云南跟尔曼礼的。有位老人给我们讲了一件事情:“去年我见了老人家,他很慈祥,见人就讲教门。我因有急事回家,老人家说:‘你老一人出门要多保重,多么艰难的环境,都要保住自己的伊玛尼(信仰)。’老人家给了我20元钱,要我买点吃的,拿在路上吃。但我因为舍不得花钱,什么也没有买。上了火车的第二天我饿得发慌,看见周围的人都在吃东西,实在忍不住了,就从窗外买了两张汉族人做的白面饼,当我咬了一口还没有咽下去的时候,突然从窗外飞来了一颗大石子,打碎了一层玻璃,接着又飞来了一颗小石子,打在了我的嘴上,我吐掉了嘴里的馍馍,鲜血直流,乘务员急忙过来帮我疗伤,我的嘴当时吃不成东西了,只有喝水。但我心里很难过,要不是飞来的那颗石子,我就坏口了。我因为不光彩就没有给家人说,过了几天我们一块的人跟完尔曼礼回来了,他们问我的伤好了没有,我很奇怪,他们说,尔曼礼结束后,我们告辞老人家时,老人家要我们代他看看你,说你在路上受伤了,但你保住了伊玛尼。我知道了是真实的教门护佑了我。”他讲到这里,他的两眼湿润了。
    到了云南我们终于见到了老人家,他的确非常慈祥,让人依依不舍。他微笑着对我说:“念、礼、斋、课、朝是每个穆斯林人的身差天命担子,圣贤都免除不了,因此任何人都承担不了别人的身差担子。有些人虽常见于我,但他离我是很远的,有些人虽离我千里,但他却于我很近。”不知是什么原因,当时我流了很多泪,在老人家的面前我不愿意再起来......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9-13 13: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穆萨,男,56岁,甘肃天水人:

    2001年的斋月,下班后因封着斋没有回家,去朋友家玩,他给了我一张光盘,说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悄悄地看看,我以为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就拿上了。星期一我休假,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就很紧张地开始看那张光盘,里面全是很黄色的内容,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东西。看完后我害怕被家里人发现,就放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给任何人都不敢讲我看光盘的事,那位朋友问我看了没有,我说在回家的路上光盘被丢掉了。
    礼尔德时听阿訇讲,农历十一月初八云南盘溪有大尔曼里,要去的人明天就走(这年的斋月是农历十月),于是我决定参加了,去看看外面的教门。我们一行二十多人,于第四天到达了盘溪,这里人山人海,有全国各地的穆斯林,浓厚的伊斯兰传统宗教气氛给人强烈的虔诚感。
    一位西安的退休老干部对我讲,这里有一位导师,为中国伊斯兰传统教门的发展做了许多有利于国家的事情。1980年,墨江他郎拱北因地震垮塌,他资助重修,恢复了拱北历史建筑的原貌。但因教内坏人的挑拨,西北哲海忍耶的看门人发动了部分信教群众,来打他郎。这位导师事先就对他郎的教民放下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为利益而教争”的口唤。但西北来的人不但拆了拱北,而且打了他郎的信教群众,政府要求以此事件起诉西北的有关涉嫌人士,这位导师制止了起诉。他说:“这属我哲海忍耶内部的事情,政府一旦介入,就会引起社会问题,沙甸事件刚平反不久,不要再起宗教事端。我们以忍让求稳定,以宽容求团结。”他还讲了很多这位导师艰苦兴教的事迹,我被他高贵的德行死死地吸引住了,我要去见他!
    导师的会客厅很小,但屋外屋内挤满了人,他正在讲哲海忍耶沙沟太爷马元章导师和平兴教的历史事迹,他见我们进来了就让前面的人给我们让出了位子,当我们坐定后他却突然讲起斋月封斋的重要性:“斋月封斋,不仅仅是不吃不喝,不房事的事情,封斋的意义是身体各个部位都要达到封斋的境界。例如口的封斋是不能说具有伤害的话,耳的封斋是不能听背离信仰的声音,眼的封斋是不能观看教法禁止的东西。除了宗教信仰的事外,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所禁止的与伊斯兰教法所禁止的是相同的,所以一旦触犯了国家宪法也就触犯了伊斯兰的教法。例如我们国家把禁黄、扫黄列入了公民道德的守则,而伊斯兰教法把有关黄色的东西列入伤害穆斯林信仰的‘黑拉目’(非法之物)之列,所以它不但伤害了你的斋戒,更重要的是损害了你的信仰。如果一个人在家里偷看了黄色的东西,他不给任何人知道,他就以为保住了他的名声,但真主是明察秋毫的,你左右肩膀上的两位天仙已经清清楚楚地记录下了你的行为。”导师讲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对着我说:“你老说我讲的对不对?”主啊!我的面容好像被燃着了,此时此刻我才获得了真正的信仰,真主的全知是不可有丝毫怀疑的!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1-26 14: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图买,女,24岁,宁夏吴忠人:
   我的爷爷是清真寺里的“学栋”。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老家要盖清真寺,爷爷很是尽心尽力,每天为了操心盖寺的事,常常忙到很晚才回家,还时常被着奶奶把家里的东西贡献到寺里用。我那时很不能理解,爷爷本可以拿着退休工资,每天上上寺,安享晚年,可为什么要出去受苦受累,还没有回报?直到现在我才茅塞顿开,原来爷爷是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凭着这个赛拜补,我见到了穆勒什德,跟上了教门,才有了现在的幸福生活和灵魂深处的净化……
   在我六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我和奶奶爷爷相依为命。八岁那年,爷爷因脑血栓离开了我们归主了。那时我还小,没有人给我讲有关教门的知识,只知道回民是要礼拜、过乜贴、每年要宰羊,这些穆斯林的风俗习惯在我的意识里只是存在,但有些东西还是很模糊,因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大学毕业后我很顺利的参加了工作,起点虽然高,但我现在才清楚这份工作是来之不易地。因为家庭原因,大家都很疼爱我,使我养成了很多坏习惯:自以为是、爱慕虚荣,我行我素,每次知道是错误的事还要执意做,伤害了身边的亲人。可我的内心确是善良地,每次看到可怜的人,我都很打心里难过,就是这种脆弱的感情让我萌生了很多想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人都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有好有坏?除了物质生活外,精神世界又是什么呢?又是谁让人有了思维、语言等等。这些问题让我很茫然,我开始寻找答案,可没人可以解释我的问题,要不就是侃侃而谈、敷衍我的幼稚。
   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杨奶奶,也是把我带到“老人家”身边的人。她告诉我在云南有个“老人家”如何高品、如何把伊斯兰发扬光大,我当时的第一反映是:一定要见见他!就这样,二十二岁那年,一次巧合把我带上了云南这个充满神奇又向往的城市。我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在云南之旅的日子里,我深切的感受到穆斯林是个和谐的大家庭,团结齐心,朝拜真主,这不就是精神世界的力量吗?就连二三岁的小孩,都赞念“真主至大”!我惭愧,自己的前二十年里居然白活了,尽然这么无知,长着脑袋没有学到穆斯林的知识,长着四肢尽然没有朝拜真主?呵!就是这一趟云南之旅改变了一生的命运,让我从一个空壳子变成了有精神追求的人,感赞真主!
   当我明白:一切能够发生的都是一个美好的前定,我感赞真主、感谢老人家!以前有太多的缺点和错误需要反省和改正了,我差一点就成为今生无福份的人,就在幔帐被掀开时,一切能够发生的都是前定、是考验!我真的好感动,真主确是普慈独慈、不亏妄任何人地!好也罢,不好也罢,都去顺从吧,因为这一切都是财富!
   安拉呼克拜了~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1-29 07: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主至大!大家的经历都很值得我们学习。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1-29 16: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四海   新疆  2005
  初次听见老人家这个词汇的时候,还是在舅舅的嘴中。他那时告诉我:老人家可以知道心中想的,那是的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小时候也念过一段时间的经,经上讲:只有真主知道人们心中想的!  可自从那次之后,就有了想来看看的想法。 2005.7.27这个我永远都忘不掉的日子,我离家来到了云南,见到了老人家。当时心中的想法是老人家一定会很威严。但是从进门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他是那么的和蔼,那么的慈祥。聊了大约有20分钟之后,他说:谁来对字?我本想第一个举手的,但想到自己年龄小,就没有吭声!这时一位大叔说他先来,我就静静的等着,想自己试试看!  大家都对完之后,老人家简单的给我们讲解了“认主学”,就在大家即将离去的时候,老人家说:你们为什么不把字打开看看呢?于是我们都将自己写的字打开看,那一刻我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的声音!  多神气啊!  到后来经过慢慢的学习,才知道那时真主赋予导师的权利!   
    这件事过去已经很久了,可是它却在我心中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了,还有的就不一一列举了!    最后感赞主圣.........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2-8 21: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2-15 14: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易卜拉欣 男 35 陕西 银沙安拉 我也要找个导师

点评

乜贴举端,会有机会的。祝你早日成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6-6 20:57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0-12-15 14: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阳转身 于 2010-12-15 14:39 编辑

我也想写写我本人的经历 可是文采又太差   哦  不是文采太差 而是根本就没有文采  怎么办呢......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17-10-20 20: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