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065|回复: 1

瓦哈卜教派和思想朔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5 17: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  言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他为拯救世人而差了他的使者穆罕默德,为捍卫圣道,让世人行道而降了许多维护正教的经、训、公决、类比为依据,为引领世人走向光明的正确大道而遣了导师。亦为了考验世人而派来了一些引人于歧途的头面分裂人物,他们以自己的私意和异端邪说使一切无知而虔诚的信士误入歧途,愿真主赐福于我们的领袖、世人的导师穆罕默德和他的家下人、门人弟子以及他的道路的一切追随者,尤其是正道的太阳——四大伊玛目。

    须知,真主为世人指明正道而差了贵圣穆罕默德,他给世人传达了真主的使命。之后,四大圣门弟子和其他门人弟子一同继承圣业发扬正道,直至伊斯兰之光照遍了全球。然后, 四大伊玛目以经、训、公诀、类比为依据,创制出教法律例,并规范化。然后,两位伊玛目——伊玛目·马图里迪、伊玛目·艾什尔里继承四大伊玛目制定的教义方面的纲目性主张,再用思辨、推理的方式加以阐明,直至伊历四百年伊斯兰逊尼派教法学派——四大学派和教义学派——马图里迪派、艾什尔里派基本上定型。所以,逊尼派学者们公决创制律例之门已经关闭;四大教法学派为正统遵行学派;马图里迪派和艾什尔里派为正统教义学派,每个穆斯林行为必须以四大教法学派之一为准则;诚信方面必须按照两大教义学之一为方针,因此,伊斯玛仪·罕格(《鲁哈》的作者)其著作中第5372页中说:“谁在教程、道程、真程中按照四大伊玛目的知识行为去做的话,谁就确已跟随了穆圣。否则,他已入了歧途,他所有的功不被真主承领。”

    然而,在伊历第七世纪,伊本·泰米耶和伊本·盖姆,他俩创立了四大教法学派以外的学派——瓦哈比学派,推翻四大教法学派,颠覆传统的四大伊玛目所创立的四大教法学派,尤其驳斥两大教义学派,否定苏菲派所主张的贤人中介说,并妄断两大教义学派和苏菲派为异端,但他俩仅仅种下了该种子,并没有结果。伊历12世纪出现了穆罕默德·本·阿布都·瓦哈比,据说他受英国间谍海本菲尔指使后,继承了这种学说,并且公开否定逊尼派所公认的四大教法学派,两大教义学派和苏菲派,并加以攻击,其目的是执行这种学说,
    所以我们抱着澄清是非、阐明真理,反驳异端邪说的意图从伊斯兰的历史中众所周知的和真才实学的伊玛目们所著的各大经典中采取了有关四大伊玛目和两大教义学伊玛目的简历和美德方面的文章,同时我们亦从这些经典中摘译了有关瓦哈比的思想和主张,以便穆斯林兄弟姐妹们分清是非,正本清源,坚守我们的正统逊尼派——四大教法学派之一,尤其我们中国人坚守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哈乃斐派,正确对待瓦哈比派。同时,坚定不移地深信四大伊玛目及他们的接班人。亦因为穆圣说:“你们知道,的确坏的学者是最坏的坏人,好学者是最好的好人。”因为前者引人于迷误;后者引人于正道。求主护佑我们坚持正道道路,使我们远离歧途,阿敏!
     
第一节    逊尼派的伊玛目
                                    
逊尼派遵循的伊玛目是四位:
伊玛目艾布•哈尼法
伊玛目沙斐仪
伊玛目马立克
伊玛目艾哈麦德•罕百里
两位教义学派伊玛目:
艾布•哈桑•艾什尔里
艾布•满苏尔•马图里迪

真主说:“我所创造人,其中一个民族,他们本着真理引导人,主持公道。”(7:181)真主又说:“每个民族都有一个引导者。”(13:7)真主又说:“(你记住)在那日我将以每个民族的表率而召唤他们。”(17:71)
穆圣说:“我的教生中有一伙人,他们长期坚守真主的命令,遗弃他们和反对他们者,不能伤害他们 ,直至真主的命令(末日)来临。”(参见《米什卡堤》587页)
穆圣说:“每个后辈中的公正之人接受这门知识(宗教知识),他们从其中消除异端的篡改、坏人的谬论和无知者的注释。”(见《米什卡堤》36页)
穆圣说: “我的教生中的一伙人一直在公开坚持真理,直至末日来临。”(见《麦克图布》1册子195页边文)
穆圣说:“我的教生将要分成七十三派,七十二派将要进入火狱,一派将入天堂。”有人问圣人:“使者啊!这一派是谁?”穆圣回答:“逊尼派。”
穆圣又说:“谁脱离大众派一寸的距离,他已经从自己的脖项上脱下伊斯兰的套索,即他已脱离了伊斯兰教。”(《细瓦都•阿尔钻木》2页)须知,大众派就是拥有正确信仰的那一派,该派也被称作逊尼派,在教法学方面逊尼派分了四大派系,他们互称逊尼派,互相团结,互相热爱。不加入这些派系中的一派者,不是逊尼派,他就是卡废勒或迷误者。(《伊玛尼•伊斯俩目》8页)须知,的确逊尼派诚信的伊玛目是两位:一、正道的领袖艾布•满素尔•玛图里迪;二、伊玛目艾布哈桑•艾什阿里,愿真主喜悦他们。

逊尼派遵循的伊玛目是四位

一、最尊贵的教法学权威学家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本•萨毕堤库发(伊历80—150年,即公历700—767年);
二、伊玛目沙斐仪(伊历150—204年,即公历767—820年);
三、伊玛目马立克(伊历95—179年,即公历715—795年);
四、伊玛目艾哈麦德•本•罕伯里(伊历164—240年,即公历780—855年)。

伊玛目艾布•哈尼法
我们的伊玛目——众伊玛目的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本•萨毕特,伊拉克库法人,伊历80年出生于库法,伊历150年逝世,享年70岁。
萨毕特——大伊玛目的父亲生活在哈里发阿里执政时期,阿里亲自为他和他的子孙作了好都哇。
证明艾布•哈尼法的尊贵的圣训有很多,其中一段二位筛赫(布哈里、穆斯林)传述:穆圣说:“假如伊玛尼挂在昴星宿中时,波斯的一位男子一定会获得它。”
苏优堤说:“二位筛赫所传述的这段真实性被公认的圣训是证明艾布•哈尼法伟大的最正确的证据。”安俩麦•沙米说:“我们的筛赫——苏优堤肯定了这段圣训指的就是艾布•哈尼法,这就是真实的,毫无怀疑的,因为波斯人中任何人的知识没有达到他的程度。”穆圣的又一段圣训证明了艾布•哈尼法的伟大 。穆圣说:“在伊历150年世界的装饰将会消逝。”因此,筛木苏•艾印麦堤•苦尔吉说:“这段圣训所指的是艾布•哈尼法,因为他正好是在那一年逝世了。”(参见《沙米》一册, 39—40页)
《古兰经》的解释者、经著学家的领袖、这门学科的奠基者—阿卜都拉•本•阿巴斯,穆圣曾为他做都哇说:“主啊!求你教给他教法学,求你教给他经注学;我的主啊!求你赐给他智惠。”哈马德从阿氏那儿学习了宗教知识,艾布•哈尼法又从哈马德那儿学习了宗教知识。(参见《西勒图•撒里黑乃》
艾布•哈尼法从七位圣门弟子上学习了圣训,他和二十位圣门弟子在同一个时代生活过,这些圣门弟子就是:伊本•奈非里、瓦西莱、阿布都拉•本•阿米尔、本•艾布•奥菲、伊本•哲则耶、阿提伯、米给达迪、伊本•伯斯尔、伊本•苏尔莱伯、筛海里•本•赛阿迪、艾斯乃、阿不都来哈曼•本•耶吉德、麦哈木吉•本•鲁拜吉、麦哈木吉•本•勒比尔、艾布•吾玛麦、艾布•土菲里等圣门弟子。在《太乃外尔》经中又增述了四位:阿木尔•本•哈勒西、阿木尔•本•赛力麦、伊本•阿巴斯、筛海里•本•麦尼菲。
总而言之,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是除《古兰经》外穆圣最大的奇迹,因为许多圣训中曾预言了他的出世。(《沙米》41—53页)
他的麦孜亥布在世界各大地区广为传播,如:土耳其、印度、信德、河外之地、萨玛尔罕、(中国)等国。甚至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们都知道他的学派,这足以证明他的功德无量。
据传述大约四千多名学生传播了他的麦孜亥布,他们又教授了许多的学生,如此辈传,直至今日。伊本•哈哲尔说:“一部分伊玛目说‘在伊斯兰教驰名的伊玛目中没有一个人象大伊玛目那样培养出那么多的学生。’”
伊玛目沙斐仪

伊玛目沙斐仪(767—820)伊斯兰教沙斐仪教学派的创始人,全名穆罕默德•沙斐仪。沙是他的前四代斐尔的祖先,他以自己的祖先之名而著称于世,他是阿拉伯古莱氏人。伊历 150年生于巴勒斯坦芬鲁(加沙),有人说他生于也门,有人说生于阿斯格兰。他出生的那一天正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逝世的那一天。他自幼家境贫寒,父亲早逝,两岁随母迁居麦加,当时他很穷,穷得连课堂笔记纸都买不起,所以他在甲骨和树叶上做记录。由于他没有给老师的工资,所以老师在同学中不重视教授和培养他,因此他心中很忧愁。但是,他并没有说出心中的忧愁,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老师看见沙斐尔在给同学们讲解,听了他的讲解后,对他的聪明、机智、学识和理解能力感到非常吃惊,自此他就开始给沙斐尔免费教学。
他在七岁时就能背诵全部《古兰经》。沙斐仪说:“学习了《古兰经》并背诵《古兰经》后,我去了清真寺,在尊贵的学者们的门下学习了圣训和教法学知识。当时我家就住在麦加海夫清真寺所在的那条山路。正当在麦加从穆斯林•本•哈里德门下学习了教法学时,我从朋友那里听到麦地那的伊玛目•马力克•本•艾乃斯的有关情况:他是穆斯林的伊玛目和领袖。所以我想到他那里学习知识,从朋友那里我借了一本马力克所著的《穆宛塔圣训集》我来到了当时的麦加的长官那里,对他说:‘我想去圣城麦地那,希望在那儿到伊玛目马力克的门下学习知识,所以我最大的希望是你为我写两封信,一封是给麦地那的长官,一封是给伊玛目马力克。’长官答应了我的要求,写了两封信,我带信去到麦地那后,打听到了麦地那长官及其住所,就去了长官那里,向他说明了我的愿望,并把信交给了他。他阅读了三遍,尔后看了我一会说:‘你让我拔起一座山比去伊玛目马力克那儿更容易。’于是我说:‘麦地那的长官啊!因你是长官,如果你让伊玛目来这儿的话,并不难啊!’长官却说:‘请他来很难,你不知道他的为人。’长官又考虑了一会儿对我说:‘年青人啊!不如我们一块去见伊玛目马力克。’于是我们就去伊玛目家,长官敲了一下门,一个黑皮肤女奴出来开门,长官对她说:‘给你的主人说:门外来的是长官,有事需要他帮忙。’女奴进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出来对长官说:‘我的主人说:如果你有要事的话,请你写在纸上,他就马上给你回答,如果你一定要和他见面的话,请你下个星期四现在来。’长官再次对她说:‘你再去对你的主人说: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带着麦加长官的一封信,和一个带着麦加长官信的青年。’然后她又回去了,出来时手里提着一把交椅,放在长官面前,她说:‘我的主人说:请你坐下等一等,他马上出来。’然后我们坐了一会儿,伊玛目出来了。他身着粗衣,长官就把麦加长官的信交给他看,他开始读信,一直读到:穆罕默德•本•伊得勒斯•沙斐尔是位高尚的人,他的情况是如此如此的,他到你这儿是为了学习《穆宛塔》经,请你圆满他的愿望。不要让他失望。这时他用力把信扔到地上,双目流着泪说:‘苏布哈南拉(赞主清高!),圣人的知识到了以信件来寻求的地步。’沙斐尔说:‘我向前走了一步说:愿真主相助你!我是一个求学者,我的情况是如此如此的。’这时他目不转睛地注视了我良久,伊玛目是精通吉兆学的,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穆罕默德。’他说:‘穆罕默德啊!你当敬畏真主,远离罪恶,因为将来你会成大器。’我说:‘ 好。’他说:‘真主把一道光投入了你的心中,你不要以罪恶熄灭它。’他说:‘现在你回去,明天你和念《穆塔宛》的同学们一起来上课。’于是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我和同学们一起来了,开始学习,用了不多时日就读完了全部《穆塔宛》。此后我就住在麦地那,直至伊玛目马力克逝世。”
伊玛目沙斐仪说:“我的第一位老师在我七岁时,就已给了我教法判决(非太瓦)的许可证。”
他又说:“我与别人争论只是为了真主借我的口或对方的口给人类宣扬真理。”
哈米丁耶说:“有一天伊玛目沙斐仪从萨那到麦加。他在手中包着一万枚银币,住在麦加城外,分舍了全部银币后,才进了麦加城。请你们看看他的功修:他把夜晚分成三份,三分之一用来学习知识,三分之一用来礼拜,三分之一来睡觉,他每天念全部《古兰经》一次,在斋月念四十次。”
沙斐仪说:“我不吃食物,除非少量的,吃这点食物是因为不在学习知识和进行功修方面会发生松懈。”
伊玛目舍尔拉尼在他的著作中证实:伊玛目沙斐仪时常和苏菲们同坐,甚至人们在此方面诽谤他,然后他说:“我与他们同坐而获得了从给我教授知识的老师们那里没有获得的两句话:(1)他们的哲言:时间是宝剑,如果你没割断它的话,它便割了你;(2)哲言:你使自己的身体从事于善功,否则,你就已促使它做坏事。”
舍尔拉尼又说:“伊玛目依时常嘱托伊玛目罕伯里:要他尊重苏菲派,与他们同坐来往。证实这个话的是《扎烽欧•吾苏里》经中传述:沙斐仪和罕伯里经常来往于苏菲派的集会,参加他们的记主场合。有人问:为什么你俩经常和这伙人来往呢?”他俩说:“在这伙人跟前有教门的主要部分,就是敬畏真主、喜爱真主。”(参见《勒洒莱•奥拉给》7页)
穆斯林的兄弟姐妹们啊!你们应当思考一下伊玛目沙斐仪的美德、行为、品级和功修,难道瓦哈比不感到羞愧吗?他们说:“我们和沙斐仪一样,跟随他的学派是异端,跟随他的人是迷误的。”
他伊历195年他前往巴格达,住了一个月后又去了埃及,伊历203年7月的最后一个主麻夜逝世于埃及。






伊玛目马立克

马立克(约715—795年)。伊斯兰著名的教法学家、圣训学家,逊尼派马立克教法学派创始人。伊玛目马立克以“吾斯塔孜艾印麦”(众伊玛目的老师)、“谢赫欧莱玛”(众学者的师长)著称于世。伊历90年生于麦地那,179年逝世于麦地那,他不但是罕智地区被公认的伊玛目,而且是世界穆斯林公认的教法学伊玛目。他值得自豪的是伊玛目沙斐尔是他的得意门生。他跟七百多位老师学习过知识,其中有:海沙目•本•欧勒外、穆罕默德•本•蒙克得尔、纳菲尔、叶给牙•本•赛尔德、祖胡拉、莱斯阿•艾必阿卜都•拉赫曼、麦则德•本•艾斯来目。
他的三百位老师是再传弟子,无数的尊贵学者们在他的门下学习了知识,他的门生中有许多高尚的长老。如:伊玛目布哈里、伊玛目穆斯林、欧拜都拉、穆斯里麦•格尔乃必、阿布都拉•本•外亥卜、叶给牙•本•叶给牙、麦阿尼•本•尔撒等。以及其他圣训学的伊玛目,如:铁尔麦则、艾哈德•本•罕伯里、叶给牙•本•麦阿伊尼、艾布•达吾德。(愿真主喜悦他们!)
阿卜都•阿则孜•本•艾卜•哈则目、艾布•海沙目、穆罕默德•本•伊卜拉欣•本•迪纳尔、伊玛目沙斐尔(愿真主赐福他们!)也是他的门生。
伊玛目马力克非常重视知识和教门,他洗小净,喷香水,梳理头发和胡须后,铺上新单子,坐在上面,才给学生上课。有人问他:“这是为什么?”他说:“为了表示喜爱圣人的遗训和他的宗教。”
叶给牙•本•赛阿迪说:“我没见过比伊玛目马力克更能背记可靠圣训的人。”伊玛目沙斐仪说:“我在麦加居住时,有一天我的姨母对我说:‘昨晚我梦见,这个时代最有学问的、最尊贵的一个人今晚将会逝世。’从此我们就考虑这个梦,后来,后来我们得知那天晚上逝世的正是伊玛目马立克。”
伊玛目马立克在每天晚上都梦见圣人。
有人向伊玛目艾布•哈尼法询问关于伊玛目马立克的事情?他回答说:“我没见过比伊玛目马立克更精通圣行的人。”
伊玛目马立克说:“谁遵循了苏菲的道路,而他没有遵循教法,那么他已成了‘精吉给’(叛教的);谁遵循了教法,而他没有遵循苏菲之道。那么他已变成了‘发西给’(坏人);谁使两者并行,那么,他已成了真实的穆民。”
伊玛目的这一明断,把苏菲提到和教法学同等的地位,即无有苏菲的教法是徒劳无益的,同样无教法的苏菲是虚妄的,我们坚信无疑的明确,伊玛目马立克是一位苏菲学家,而不仅仅是喜爱苏菲派的,总而言之,伊玛目既是苏菲家、又是教法学家。(参见《勒洒莱•奥拉给》)
伊玛目艾哈麦德•罕百里

伊历164年生于巴格达,伊历241年逝世于巴格达,享年77岁。艾哈麦德•罕百里,(780—855)伊斯兰教逊尼派圣训学家、教法学家,罕百里教法学派创始人。他是一位虔诚的教法学伊玛目,特别善长圣训学,他成长于巴格达,学了许多知识,后来旅行到库发、巴什拉、也门、叙利亚等地,他在这些地区的学者们的门下学习了各种知识。教授他圣训学的老师有:叶哈亚•本•赛阿迪•格塔尼、叶吉德•本•哈鲁乃、苏夫扬•本•欧耶乃、穆罕默德•本•伊德勒斯•沙斐尔、阿布都•兰咱格•本•胡玛目。他的两个儿子——阿布都拉和撒力哈及艾布•则勒阿、穆斯林•本•罕贾智•内沙扑尔、穆罕默德•本•依斯玛依•布哈里、罕伯里•本•伊斯哈格、艾布•达吾德从他上传述了圣训。但布哈里在他的圣训集中只从他上传述了一段圣训。

伊斯哈格•本•拉海外黑说:“罕百里是真主派遣于仆民的证据。”
伊玛目沙斐仪说:“我在巴格达没有见过比艾哈迈德•本•罕伯里更敬畏真主,更有知识,更虔诚,更尊贵的人。”
伊本•赛尔迪•达勒说:“我没有见过比艾哈迈德•本•罕伯里更能背记圣训,更能注释圣训、理解其奥秘的人。”
艾布•赛勒哈说:“伊玛目罕百里每天做三百拜副功拜。”
伊玛目沙斐仪说:“伊玛目艾哈迈德•罕百里通宵达旦做礼拜,每天全念《古兰经》一次。”
有一天有人问伊玛目罕百里:“能背记十万段圣训的人,可以称其为教法学家吗?”他回答说:“不能。”这人又问:“能背记二十万段圣训的人,能称其为教法学家吗?”他还是回答说:“不能。”这人又问:“那么能背记四十万段圣训的人呢?”他回答:“是的。”
伊玛目罕百的儿子阿卜都拉和艾布则勒阿说:“伊玛目罕百能背记一百万段圣训。”在《推布尕堤》中也同样叙述过这内容。
通过这本小册子我们了解了四大伊玛目的情况及美德。他们的美德数不胜数,人共皆知,这本小册子无法详细地叙述他们的种种美德,我们也不再一一细说了。然而引人入迷途的瓦哈比耶们说:“我们和四大伊玛目一样,也是‘穆直太黑德’(教法演绎学家),可以从经训中演绎教律。”我们对这些怎么说呢?我们只求真主护佑,使我们平安,保护我们在正道上免遭失足之险。愿真主襄助我们坚定不移地跟随逊尼派,让我们得到良好的终结,愿真主以外哩们的吉庆和他们的“究里”的面份把我们复活在他们的行列中,阿敏!(参见《赛毕龙•乃扎堤》18—27页)
哈乃斐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是最完美的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沙斐仪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是尊贵的伊玛目沙斐仪;罕百里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间虔诚的伊玛目罕百里;马立克派苏菲修士的领袖是清白无污的伊玛目马立克。四大伊玛目好象四大哈里法、明星一样;不!他们就象圆月一样;不!!他们就象太阳一样;无论谁只要跟随他们中的任何一位,谁就已获得了正道。他们与正道的关系就象房屋的四根柱子一样;他们与其他的“古图布”、“外哩”相比,就象宇宙中的“阿勒什”,群星中的太阳一样。所以他们以后的人如果不跟随他们,那么他们就不能获得天堂和近主之道。谁在礼乘、道乘、真乘中跟随了他们,并力所能及的按他们中的任何一位的知识、行为、礼节去遵循的话,毫无疑问,他已跟随了圣人,否则,毫不怀疑,他已远离了圣人的道路,他所干的一切善功得不到真主的承领。(参见《鲁哈》5:273页)
谁在当今时代,没跟随四大教法学派之一,他已陷入了危境,偏离了正道,当今时代每个穆斯林男女必须坚定不移地遵循这四派之一,他的所有宗教功修和个人生活中都以该派的教法律例去执行,否则,他绝不是逊尼派而是迷误的,引人迷误的、异端的、入火狱的。(参见《伊玛尼•伊斯俩目》54—55页、《太福细勒•洒伟》9页、《太阿里格•木占里》15页、《福图哈提•卧黑布》185页)
两位教义学派伊玛目

艾布•哈桑•艾什尔里


伊玛目艾布•哈桑•本•伊斯玛仪•艾什阿里,伊历260年(公元873年)生于巴士拉,330年(公元941年)归真于巴格达。这位伊玛目在许多相互断“库夫尔”(叛教)的零星小派别盛行时出显了。这时,穆尔太则勒派的势力正在强盛,因此,该派不但为自己的学派加强号召、争辩,而且诽谤攻击其它派别,尤其对圣训学家和教法学家攻击更强烈。
筛海•艾布•则亥勒在其著作《伊斯兰教派》中说:“穆尔太则勒派对教法学家和圣训学家的攻击特别强烈,他们的攻击使任何一位著名的教法学家和圣训学家都没有得到安宁。伊历三世纪末,出现了两位亲自经受过这种灾难的学者。一位是艾布•哈桑•艾什尔里,他出现于巴士拉。另一位是艾布•满苏尔•马图里迪,他现于中亚撒玛尔罕。”
艾布•哈桑•艾什尔里起初是穆尔太则勒派,他熟悉地掌握了他们的思想,了解了他们的思维方式,他和他们一样致力于研究哲学,但此后他脱离了他们,并宣布抛弃他们的思想。然后大力支持从古到今穆斯林大众所坚持的正统思想。过去他和他们一起研究穆尔太则勒派的辩论方式和希腊哲学,这使他容易地揭露他们的实质,揭穿他们的错误思想,从此,他建立了大众所遵行的正统派信仰体系,以至人们把该派归属于他,即使该派以前已经存在,大多数人——学者、常人都流传着该派信仰学,并相互介绍着它。
当艾什尔里出现了并退出穆尔太则勒派时,真主使他成为大众派所奉行的正统信仰的卫士,他揭穿了穆尔太则勒派所偏向的错误谬论及他们的脱离经训明文;替而代之地依靠希腊哲学方面迷误的程度。
艾什尔里没创立新的学派,而他只是逊尼派的支持者,但许多人则认为艾什尔里在信仰学方面创立了新的学派,并著书立说,号召人拉遵循的他的学派,然后,人们响应了他,遵循了他的学说,所以他们被称为艾什尔里派。实际上这是极大的误会,因为伊玛目•艾什尔里没有创立新的学派和主张,而只是注重圣训学家和教法学家所奉行的诚信,该诚信的就是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孙、三传弟子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从经训的明文中他们所采取的诚信,但艾什尔里用哲学推理的方式对该诚信加以阐明并使其系统化。伊本赛布开说:“须知,的确,艾什阿里没提出新的见解,亦没有创立新学派,但他证实了圣门弟子(色莱夫)主张,捍卫了圣门弟子的信仰学。”圣训派一致公认,艾什阿里是一位圣训派的伊玛目,他的卖孜亥布是一位圣训派的伊玛目,他的卖孜亥布是圣训派的卖孜亥布。他按照逊尼派的方式讲论教义学,并反驳异端歪邪的反对派,真主借着他而增加了逊尼派的光辉,使穆尔太则勒派、哲海米派一败涂地,显示出了正统派真理的本来面目。

艾布•满苏尔•马图里迪

伊玛目•马图里迪全名为:伊玛目穆罕默德•本•穆罕默德•本•麦哈木迪•艾布•满苏勒•马图里迪。马图里迪是以地名而命名的。马图里迪是中亚河中地区撒玛罕的一个村落或郊区。伊玛目马图里迪于伊历333年(公元944年)故于撒玛尔罕城,他不但是一位教义学伊玛目,而且是哈乃斐派的一位教法学家。他跟纳赛尔•本•叶给牙•布里海(?一伊历208年)学习了哈乃斐派教法学。河中地区是教法和教义学辩论、争论的中心,当穆尔太则勒派思想的呼声到达这些地区时,这里的学者们在思辩教义学方面展开了讨论。马图里迪正生活在那时期,他得到教法学、教法原理学和思辩教义学方面辩析的最高精神营养,尤其在辩证学、逻辑学、理性学和经训学方面很出色。所以真主使他成为捍卫正统思想,消除异端迷误者思想的第二个卫士。
因此,我们则明白艾什尔里和马图里迪的目的是一个,就是保护逊尼派即大众派的正统信仰;反对异端派的攻击和他们的假幻想,尤其穆尔太则勒派,因为一种信仰成为两个人的目标不足为奇。
你已知道马图里迪是遵奉哈乃斐派的,而艾布•海里法曾已在教义方面写了《非格亥•艾开伯勒》等著作。他的诚信是从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上直接接受的,无增无减、无有更改、无有创新,因为他是四大伊玛目中最早的一位,所以他的诚信正是马图里迪的诚信,而马图里迪只维护了他信仰学,并号召人们按照该信仰学去诚信。从这两位伊玛目的简历以及他俩所捍卫的从古到今穆斯林大众所坚持的信仰学方面的功绩中,我们只以上述的这一点而满足,也许你已清楚,艾什尔里不是创立新学派者;同样,马图里迪也不是坚持新的意见者或新学派者,而他俩仅仅用当时盛行的理性和逻辑推理的方式来捍卫逊尼派的信仰学。这是由于穆尔太则勒派大力推行理性和逻辑推理的缘故,因此正统派被归属于这两个伊玛目。这两位伊玛目培养了许多徒弟,他们继承师业,以经训和理性的证据捍卫了正统派信仰学体系并加以阐明。(参见《伊斯兰信仰》70—86页)
不允许说艾什尔里派和马图里迪派是后来才建立了的,因为这两位伟大的伊玛目阐明了那些纲领性的宗教知识和信仰学的知识,为了使青年人容易理解并为其下了定义、分门别类的进行了归纳。伊玛目艾什尔里是属于伊玛目沙斐仪的师承环节中的一环;同样,伊玛目马图里迪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弟子环节中的一大环。(须知,筛海•艾布•满苏尔•玛图里迪的师承是——伊玛目艾布•勒德里——伊玛目•艾布•伯克尔•朱尔札尼——伊玛目•素莱曼•朱尔札尼——伊玛目•艾布•优素福和伊玛目•穆罕默德•筛巴尼——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努尔曼——伊玛目•罕玛德——伊玛目•伊布拉欣•乃海尔耶——伊玛目•阿力+格麦——伊本•麦斯欧德——穆罕默德——真主的使者——大天仙哲伯拉依莱,因为真主说:“强有力者,教授于他。”哲伯拉依莱接受真主的启示,并传达于穆圣,因为真主说:“他把他所启示的启示他的仆人。”《古兰经》(53:10)。参见《太黑里苏•克必勒》 119页、《沙米》1册4页)
这两位伊玛目没有脱离自己的伊玛目的学派,决没有建立一个新学派。他俩的教师从四大教法学派的所有的伊玛目中奉行一个学派。决没有建立新的学派。该派就是逊尼派,最正确的称谓是,该派是一伙,这一伙的诚信完全合乎前三代的诚信。(参见《伊玛尼•伊斯俩目》81页)
每个穆斯林男女在信仰问题中必须跟随这两个伊玛目之一。(参见《伊玛尼•伊斯俩目》55页)
须知,罕百里等派中的一部分极端分子以后出现了,他们首先相反自己学派的法规并脱离逊尼派穆斯林大众的公决,尤其有关真主属性的经文。然后他们怀有敌意地对待艾布•哈桑•艾什尔里,把他没有说过的见解强加在他的头上,并编造了许多与其著作《伊巴尼》等相背的诺言,而他们自称他们是“赛莱菲耶”以便借着“赛莱夫”(先辈)的名义传播他们的流毒思想。
为驳斥他们并为艾什尔里辩护而写作的最优秀的作者是伊本•阿洒克尔,他在其著作《太布伊尼•开子布里穆夫太勒位》中说:“最后出现的最好的作品是《伯拉艾图•艾什阿里》,它是作者写在庞大的两册中的一个庞大的著作。”
我们祈求真主使我们团结在正道上,并祈求真主促使我们捍卫正道,号召世人归向正道,的确,真主是我们最好的希望。(参见《阿给德图•伊斯俩命耶》86页)

第二节
伊本·太迷的简历和他的错误思想


           伊本·太迷在伊历661年(公元1263年)生于哈兰,伊历728年(公元1328年)死于叙利亚。他原来是罕百里派,即逊尼派。然而当他的知识到达了能说明教律的程度时,他自大傲慢起来了,认为他超过逊尼派的众学者,所以,他的知识的增加反促使他偏离、迷误,成为脱离罕百里派的因素。(参见《信仰与伊斯兰》87)

筛海·太更印丁·赛马布开说:“伊本·太迷是哈什外耶派,该派属于伊玛目罕伯里的下贱、无知的一伙人,其实伊玛目罕百里与他们无关。他们加入他的学派的原因是他起来驳斥穆尔太则勒派,并承受种种困难。有人从伊玛目上传来了几句言词,而这伙无知的人们没有了解其真实意义,所以他们有了坏诚信。”(参见《舍瓦海杜·罕格》130)伊本·太迷说:“ 真主是物质的。”他又说:“养主和阿勒什一样大,不大不小。”(真主从这种属性上清高无染!(参见《白萨以勒》219228页,《信仰与伊斯兰》94)

瓦哈比的孙子在《非台候麦直吉》中说:“筛海·伊斯兰伊本·太迷说:‘真主的语言,圣人的圣训,圣门弟子、再传弟子的主张和其他伊玛目们的主张都明断真主万物之上,他在阿勒什的上面,坐在阿勒什的上面。’”《舍勒哈候·阿尕伊德》的作者说:“我在伊本·太迷的著作中看到,他断说:‘阿勒什是古有的’。”伊本·太迷原来是罕百里派,但是,他过限了,他企图给真主肯定与他的尊严、伟大相违背的属性——方所体形。(参见《舍勒哈·阿尕伊德·哲俩里》2页、《白洒伊勒》226)

他认为造物主象人的体形,他陷入这个坏诚信中,甚至,伊本·白图托说:“他在大马士革的演讲台说:‘真主从天上要降下来,犹如我下来的一样。’然后他从演讲台上下在地上。”(参见《麦阿鲁麻堤》268)博士艾哈迈德·本·牙哈牙为反驳伊本·太迷而所著的著作证实:伊本·太迷断定真主在高方所里边即阿勒什上面,他把天注解为高方所。其实他的著作《逊乃的道路》中他对真主明断了高方所,他在《阿勒什》中给真主明断了体形,其著作中又说:“真主坐在阿勒什上,并在其中给穆圣留了一个座位,他将要与穆圣同坐。”《阿勒什》是他的最可憎的著作。(参见《太万素里》1213、《舍瓦海杜·罕格》162)

《外直子》的注释者说了:“伊本·太迷作了海水不能洗净的丑事。这对他不是奇事,因为他甚至说了:‘真主有手、有脚。’最终他成了‘穆占色麦派(诚信真主是物质的)’,甚至于部分学者断他为卡废勒。”我说,在无见识的,无知之人的心中的这种坏诚信是海水不能洗净,我们肯定诚信真主为体形是“ 库夫勒”。阿力·尕勒在《舍来哈非格亥·艾开伯尔》(201页)中说:“凡是断说:‘真主是体形的,他有空间、时间’的人都是卡废勒,他没有真实的伊玛尼。”

赛布开说:“伊本·太迷的知识比智力多。”甚至有人说:“谁把伊本·太迷称筛海·伊斯兰,谁就是卡废勒。”

伊本·太迷的错误思想有:

世间休行经的妇人无效;

凡是意识地所抛弃的拜功不必还补;

一次性说的三休断为一休;

无大净者夜间可以作副功拜;

断穆圣作媒介为非法;

旅行探望穆圣是违抗真主。

参见《白萨人伊勒》226227页、《尼布拉斯》116页。


伊本·太迷的道路是轻视部分穆圣的哈里法和伟大的伊玛目——穆直太希德。其证明是他的著作《岁拉推穆斯太给木》,与他同时代的学者们,如:筛海艾布·达吾德·赛玛尼、筛海·克麻龙丁、太更印丁·赛布开驳斥了他的假诚信。他们逮捕了他,并带到埃及卡米林耶大学开会,审判官、著名的学者、伟大的教法学家以及穆夫梯(教法说明官),都参加了会议,他们让他先发言。经过辩论后,伊本·太迷无言可答了。苏丹(国王)在各大城市中发布命令:“伊本·太迷的诚信是与公议相违背的,谁按他的诚信去诚信,谁就应得到不良的后果。”后来在轻视外哩,以圣人作媒介方面,他胡言乱语,最后伊历705年以该错误诚信而被判处入狱,因为轻视贤人、筛海、学者们是“库夫勒”(叛教)。以仁慈的先知作近主媒介是“乌玛”(穆斯林大众)所公认的诚信;否认该诚信是迷误。在707年伊本·太迷忏悔了,而获释出狱,来到叙利亚,他又带着该诚信入了大马士革的监狱。苏丹发布的公众法通过:“谁坚持伊本·太迷的诚信,侵犯谁的财产、生命为合法。”(参见《白萨伊勒》219220页、《默阿鲁玛堤》268)

伊历728年(公元1328年)因太迷病死于狱中。

一部分妄称者说:“太迷的主张是正确的,而惩罚、判决监禁他是虐待,他们写道:‘他的反对苏菲的著作触怒了苏菲学家,同时在休妻方面他与众不同的判决使法学家仇视他,在真主德性方面与众不同的判决使教义学家不安,由于这些因素使教义学家、教法学家、苏菲学家都一致反对他。”(他们认为学者们因一点点小问题而反对他、惩罚他是虐待)其实太迷升起了反对逊尼派的旗帜,在穆斯林中点燃叛乱、离间作乱之烈火。他诽谤逊尼派说:“清廉的前辈们只跟随了《古兰经》、圣训、但是后来教法学派的学者们在其中掺杂了自己的私意。”因此,他诽谤逊尼派学者的同时,用自己的私意和见解来注释《古兰经》。他又胡说:“逊尼派的学者们曲解了《古兰》、圣训的真义。”他冒充自己是真主宗教的改革者,是唯一了解《古兰》的真义者。他还轻视圣训所赞扬的第一、二辈的伟大的穆直太希德和在世界各地传播他们学派的学者们。

太迷冒充他是罕百里派,其实他的言论、大多数主张都证明他并不是逊尼派,而是证明他诽谤反对四大教法学派。他标榜自己是穆直太希德、宗教改家。他认为正统的四大教法学派是异端。同时瞎说:“他们篡改了伊斯兰教的精华。”他同他们进行唇枪舌剑,同时和艾什尔里派和苏菲派展开了争论。他断说:“探望圣人,上人们的陵墓是是违抗真主。”

穆苏太发·阿布都·兰乍给——艾兹哈尔大学校长穆罕默德·阿布都的学生说:“太迷在说明教律判决时,不遵守任何一个教法学派,而他只根据自己所了解的证据来判决。”他否认苏菲派的“神智”。太迷诽谤索得苏丁·告乃伟说:“索德荣丁——伊本·阿拉比的学生,纵然在理性知识和教义学的领域里是优越于他的教师也罢,但他比老师更叛教,知识、信仰更淡薄,这是由于他们的学派是叛逆,所以,他们中最精明的是更叛教的。”其实他俩是伟大的二位外哩。

他瞎说:“伊玛目·安萨里的著作中满篇写的是被伪造的圣训。”他也没有忽视攻击教义学家,他不诚信外哩们接近真主的品级,并全力以赴地反对探望陵墓。他把圣训:“只到三座清真寺(天房寺、圣寺、远寺)旅行探望被允许”的含意调换成:“只允许探望三座圣寺,不允许探望陵墓。”甚至他瞎说:“探望穆圣尊贵的陵墓是犯罪。”他在大马士革的撒力很耶清真寺里说:“欧麦尔在许多地方做错了。”在其它场合又说:“我们的领袖——阿里做错了300多次。”而穆圣说:“真主使真理出自于欧麦尔的口和心。”穆圣在这段圣训中阐明:欧麦尔绝对不会错,《扎米欧·索黑勒》经中传述穆圣曾说:“的确,欧麦尔是同我在一起的,我是和欧麦尔在一起的。我之后罕格(真理)是和欧麦尔在一起的,无论他在哪里。”所以,太迷的断说欧麦尔犯了许多错误是与这些圣训相违背的。

筛海满艮依·穆罕默德说:“太迷说:‘卡废勒在火狱中受刑若干年后,要脱离火狱’,同时他还引证了一段圣训:‘一个光阴将要来临,在那时火狱门被打开,其中草长出来呢。’”《穆胡台索勒·格勒托毕》中说:“断说:‘火狱中受刑的人全部从中出来,而火狱变得空虚’的人已与《古兰》、圣训相违背了。”逊尼派的学者和正道的伊玛目公决:“卡废勒是永居火狱的。”“谁遵循非信士的道路,我将听谁自便并使他入火狱中”的这段经文是给这伙人的,解释是:惩罚不被赦免的穆民们的那最高一层火狱,将会变得空虚。因为穆民们将要得到搭救,而脱离火狱,所以他们的住处变得空虚,将来只在这第一层的地面上草长出来呢。至于其它处罚卡废勒的其它层阶,绝对不空虚。就这样,太迷以引证穆民从火狱上得脱离的圣训来否认了经文、圣训、众学者的公决。在《冬鲁·穆胡塔尔》的判决中说:否认清廉的前辈一致主张的经文注释和公众传述的圣训时叛教。在马立克派学者中以伊本·白图推而著称的穆罕默德·阿布都拉·团塔维这样描写了:“太迷有广多的知识,但他是心神失常的。”(参见《麦阿鲁玛堤》267273)

伊玛目·苏优堤在其著作《格木尔·麦阿勒咀》中说:“太迷是傲慢的、洋洋自得的。”博士伊本·哈哲尔·海庆命耶说:“真主抛弃了太迷,并使他迷误、迷惑不解。”伊玛目直言不讳地阐明了他的坏事和谎言。(参见《太万素力》234页、《白萨伊勒》227)

阿力尕勒在《舍勒哈·什发》中说:“太迷怠慢了,他断说为探望圣人而旅行是非法的,犹如别人过份的那样。”他说:“探望穆圣是人人皆知的善功,否认该善功者被断为卡废勒。”也许第二种说法更接近正确,因为把学者们所公决的可佳行为断为非法是库夫勒(叛教),因为这胜于把木巴哈(允许的)断为非法。

哈乃斐派学者——博士什哈木丁·胡发直在《舍勒哈·什发》中在圣训:“真主诅咒把圣人的陵墓当作礼拜寺的那些人”的下面说:“这段圣训致使太迷以及步他后尘者,如更迷陷入错误的主张的泥潭,仅凭这一点人们断他俩为卡废勒。”(参见《白萨伊勒》222页、《舍瓦黑杜》116120)

当时的博士阿拉文丁·布哈勒说:“太迷是卡废勒。”同样,当时的博士则弄丁·罕百里相信太迷为“库夫勒”。他说:“伊玛目·赛布开把太迷断为‘卡废勒’方面可以原谅的,因为他把伊斯兰民族断了库夫勒。”在注释:“他们舍真主而把他们的博士、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当做主宰。”《古兰经》(931)时,太迷把他们与犹太人基督徒相提并论。各大教法学派的学者们断说:“伊本·太迷是‘精吉给’(不信主的),因为他轻视了穆圣和他的二位门生(艾布·伯克尔、欧麦尔)。他的著作充满了真主有比拟、有形体的内容。”(参见《佛祖弄·杂开勒乃》23页、《太万素力》240)

部分学者们直言不讳地阐明:太迷已经从伊斯兰中退出去。但人们依靠他们的主张的海学之士,如:伊本·伯图推、伊本·哈哲尔·满肯耶、太更印丁·赛白开、他的子孙——阿布都·瓦哈比、安增丁·本·哲玛堤、艾布·哈牙呢·安得鲁西牙等统统把他断为异端迷误者。近代的博士优苏福·乃白给尼在其著作《舍瓦海杜·罕格》中引经据典地确定太迷已经迷误、偏听偏离了。奥斯曼王朝时期的学者筛海伊斯兰·穆素托发·索布拉·阿凡提在其著作《知识与理智》中指出了太迷的迷误。

同样叙利亚的学者艾布·哈米德·麦勒祖给在其所著的庞大的两册中指明了他的错误思想。当然,断他迷误的人并不否认他知识的多、聪明和修行,但是,《米什卡提》传述了一段圣训:“世人中最歹的是歹学者。”(参见《麦阿鲁玛堤》267273)哈乃斐派、沙斐仪派、马立克派中的逊尼派穆斯林啊!罕百里派中坚持正义的穆斯林啊!你们当知道太迷没有只反对和指责伊斯兰教法学派中的一派,不然!他断全体穆斯林为迷误,而认为自己只是从穆圣时代起到他的时代“乌玛”的伊玛目。他用轻视、批评的眼光,看了“乌玛”的众伊玛目,他以为自己是最完美、最贵、最敬畏真主、最有知识、最了解经、训和先辈们的历史的。凡先辈中以知识、功修、实学而著称于世的伊玛目是他更恶毒的攻击和指责对象,谁研究了他的言谈,并察觉了他严厉攻击著名的伊玛目以及诽谤他们的种种言论,谁就肯定明白他的意图是打倒这些伊玛目,以便他成为这个“乌玛”唯一的一个伊玛目。奇怪的是,他要么是为了说服对方;要么是为了表明他了解他们的著作和学说的透彻,或其它原因和需要,他以适合他们身份的言词——知识丰富,理智健全等用来赞扬他们时,又把轻视的言词相混合,从而达到贬低和反对他们的效果。我在他的著作《命乃哈吉·逊乃》中多处看到这种言辞。(参见《舍瓦黑杜·罕格》35页)

伊本·更迷(?—伊历751年,公历1350年)伊本·太迷的学生。

当时执政的伊斯兰政府公判了伊本·更迷和伊本·克西尔的错误思想,并在大马士革城中游行示众,因为他俩偏执地支持老师伊本·太迷的错误思想,坚持着他的种种偏离正道的异端邪说。他俩诚信真主人格化,而伊本·更迷断艾什尔里派为卡废勒,并称他们为哲海迷派和木安脱莱派;他在自己的作品《太阿给布》3页中诽谤了四大教法学派的众伊玛目;他竭尽全力地支持伊本·太迷,同他一起受到侮辱并骑着骆驼游街示众,被打骂后,遭监禁。然后,当伊本·太迷在监狱中死亡时,伊本·更迷得到释放。尔后,他们的诚信经过考验后,又被判监禁,并被宣判:在大马士革及如增耶门上,再次把他和伊本·克西尔一起游街示众。一度时期后,伊本·更迷被送上法庭,要执行斩首。他对执刑人员们说:“罕百里派法官啊!不要杀我,你们可以接受我的忏悔。”于是他们把他捆在驴子上在城中及洒力很耶地区游街示众后,再次把他投入监狱。实际上他继承了他的老师伊本·太迷的错误思想,是其思想的翻版。

我——本经的作者衷心地劝告穆斯林大众,不要阅读《伊本·克西尔经注》、伊本·太迷和伊本·更迷(以及跟随他们者——近代的瓦哈比派、赛莱菲耶派、俩麦孜海丙耶派,即不跟随四大教法学派者)的所有著作,我当心他们的教门诚信受到这些异端者的扰乱,因为他们的作品中有许多无知者不了解,而只有精明的学者才能发现引人迷误的异端邪说。(参见《非祖龙·杂开勒乃》24)

伊本·更迷的最荒谬言词是他所著的《伊哈赛图·莱亥发尼》经中说:“把坟墓当作过节日场合是恶行,是无数的坚信真主,喜爱信主独一,遣责以物配主者所痛恨的。这些恶行中有……”呀!但愿更迷在其作品中《麦洒伊丁·筛塔尼》中增加一篇,其内容是:恶魔诱惑一部分学者和一部分宗教狂热者,在他们的心目中把向万圣、万贤求教,探望他们坟墓的穆斯林断成迷误的行为,进一步诱惑他们把探望万圣万贤的坟墓并向他们求救的行为断为以物配主。这是恶魔的一个陷井。这个恶魔授意他们与事实相违背,所以恶魔以这种引诱严重地损害了受他欺骗的学者们和每个拥护这些学者们的穆斯林的教门。犹如恶魔伤害了更迷及他的同学伊本·阿不都勒·哈迪和他俩的老师太迷那样。尔后,恶魔又诱惑后辈的部分学者,如伊本·阿不都·瓦哈比·纳直丁耶。他跟随了太迷、更迷、伊本·阿布都哈迪等等。关于探望坟墓、求救、尊敬万圣、万贤等问题方面他相反了穆圣教民的公议。他最终成为脱离教门、相反穆斯林大众扬名四海的头面人物,即瓦哈比派的创始人。坏人称赞他是一位勇敢的战将,为主道而不怕任何遣责者的责备,命人行善、止人做恶,不在意反对者的相反,尽管反对者是全体穆斯林也罢,即使反对之事与万圣的领袖有关也罢。如探望坟墓,向它以及万圣、万贤求救的问题。他引诱部分学者们说:“探望坟墓等与信主独一的诚信相违背。”他诚信唯有他和跟随他的人们才是信主独一的穆民,除他们之外的穆民大众是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指我的生命起誓:恶魔的这个教唆比更迷在其书中所写的多部分罗网更伤害人,怎样不更伤害呢?他本着恶魔的这个教唆把穆斯林大众——学者和普通百姓断为迷误者,诚信他们是以物配主者。其实指主为誓!他们中有多少万比他和他的筛海太迷,在信主独一方面更坚定的人,如贤品被断定的外哩们,象阿布都嗄吉尔·哲俩尼·罕伯里林耶等贤品之人、众伊玛目所公认的教门的伊玛目,穆斯林的外哩们,尤其实干的学者,清廉的“赛莱夫”(先辈)和伟大的穆直太现希德伊玛目。呀!但愿我知道,什么原因允许伊本·更迷把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的穆斯林称为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难道只一个求救为探望万有的领袖穆圣而旅行就使探望者、求救者成为以物配主的世主“穆什勒克”吗?难道这不是在教门中最可耻的放肆,对穆斯林的最大的侵犯,对万圣的领袖和其他圣人、上人们的一种最可怕的胆大妄为吗?难道只本着自己的妄称“求救”等是与信主独一相违背的而侵犯穆斯林的名节,把他们称为以物配主的穆什勒克。轻视万圣万贤对他是被允许的吗?难道他看了这些为取真主的喜悦而求救的探望者的心,发现他们把被求救的被探望者当成真主诚信了吗?从哪里更迷学到把拱北称为偶像,把探望拱北者称为崇拜偶像者的这种礼貌?难道以可怕的言词来警告,把全体“乌玛”断为迷误,尤其把真乘和道乘的学者们断为迷误,才适合于穆斯林?

从哪里伊本·更迷学到了这些礼貌?谁教给他?他当然回答:“从他的老师伊本·太迷那儿学到了。”伊本·太迷和他的二位徒弟等人所表达的许多言词和所引证的经、训及符合经训的言词是真实的,任何一个穆斯林不否认这一点,而且这是被穆斯林大众承认的。但是,他们以此隐意着虚假的。在这方面他们很象亥瓦利直派,当穆民的长官阿里听到他们说:“教律只是真主所拥有”时,曾针对他们说:“这是真实的言词,但是人们以此隐意了虚假的。”伊本·更迷和他的老师伊本·太迷及他的同学伊本·阿布都·哈迪也是如此。所以他们说着:经训是真实的言词,但是他们没把这些经训真实的言词按照穆罕默德教穆民所理解的去理解。而且他们把此言作为他们的异端的依据,凭着这异端说了伤害伊斯兰和穆斯林,分裂穆民们的言论,犹如亥瓦利直派同阿里和当时的其他穆斯林之间搞了分裂的那样。
谁若研究了他们的作品中的言论,谁就发现了他们特别注重混淆黑白,以假乱真。

伊本·更迷的最可耻的丑事是把尊贵的圣陵称为偶像;把探望圣陵的穆斯林称为偶像崇拜者。我认为除真主抛弃的使他明知故犯的迷误者——迷误的异端派外,没有一个穆斯林,他发现了伊本·更迷的这些秽语而不批驳,这些秽语导致他严重的折本。这致使伊本·更迷大胆地做他和他的筛海伊本·太迷以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过这种可耻的行为的因素是受到了恶魔的唆使。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喜爱真主和使者,他们认为借此保护了信主独一,但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使他们成为了恶魔的玩具。他不禁止为探望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以及其他卡废勒而旅行,也不断探望他们为叛教、以物配主。难道对这伙异端派来说归真的万圣万贤的品级比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品级更下等吗?主啊!我赞颂你!这是最大的诽谤。

我指伟大的真主为誓!我了解他们关于探望圣人方面的主张以前,没有一个穆斯林大胆地禁止为探望圣人而出外旅行。的确,自从了解到那些不文明的言词的达意后,我开始考虑反驳这种坏主张。然后我后退了,我不敢提及这些不文明的言词,即使这为了反驳也罢。因为我害怕自己变成加强传播这些不文明之言的因素,因为这些言词太不文明、太可憎。然而由于这些书籍在世人中发行传播,在我看来侧重的是提出其中的一部分,同时加以批驳。这是为了同情穆斯林大众,支持这光明的宗教,亦为了喜爱万圣的领袖——穆罕默德(愿真主赐福于他和他的后代以及门人弟子!)。指我的生命起誓!使这些酰陋的异端,在他们的心目中美化的恶魔肯定是通晓使人迷误的方式并且掌握得比较熟练的最大恶魔。因为恶魔使他们把这种异端视为保护信主独一。所以这种坏幻想致使他们对万圣万贤显出胆大妄为,尤其对真主最大的密友——至圣(愿主赐福于他!),这种坏幻想使他们妄想:尊重万圣万贤,旅行探望他们,凭着他们的贤品向真主求救,做媒介是与尊奉真主和信主独一相违背的……

恶魔把这些异端口授、暗示给他,他把恶魔所唆使的视为至宝并把它写在自己的作品中。借此使真主注定迷误的人迷误了。这些诡辩、胡言乱语在表面上看来是他的言词,而实际上是恶魔口授、暗示给他们的。谁研究了他们关于探望及其探望所包含的问题方面所说的许多愚蠢废话、放肆的言词,谁便肯定,这些言词不是健康言词的结果,而是哪个恶魔口授与他们的。除蒙受真主保佑不犯罪者外,没有一个人不犯罪,当真主使恶魔统治自己仆民中的一员,不予保护时,那么,知识和功修的多对他无益,没有比他更临近错误和失足的人。参见《舍瓦海杜·罕格》171--173

   
第四节
瓦哈比的简历以及他的错误思想

瓦哈比的错误思想... 1

穆圣在许多圣训中预言这伙瓦哈比派的出现... 4

瓦哈比事情的显露、异端的传播以及他的追随者同逊尼派的战争... 9





瓦哈比(16991792),瓦哈比派的创始人,全名为穆罕默德·本·阿布都·瓦哈比,生于阿拉伯半岛纳季德地区艾知奈地方宗教世家。少年时代在光明的圣城麦地那求学,后到巴士拉、巴格达、伊郎、印度、沙目等地旅游经商。伊历1126年(公元1712年)陷入了英国间谍海木菲尔的罗网,最终成为英帝国主义者企图消灭伊斯兰教的得力工具。

瓦哈比以瓦哈比派的名称传播了间谍教授给他的谬误。他的父亲、哥哥都是有常识有清廉学者。他的父亲、哥哥以及他的老师(筛海·穆罕默德·本·苏莱曼·库尔德、博士阿布都拉·本·阿布东·莱推夫、筛海·穆罕默德·哈牙同·信迪)洞察到他将来要走邪途,同时他们训诫他,并提醒人们提防他,事实果然如此,他新生了使无知者迷误的,与伊斯兰教伊玛目们的主张相违背的,把穆斯林断卡废勒的许多异端。

他以太迷和其学生更迷的著作充实了从英国间谍那里学来的使穆斯林分裂、毁灭伊斯兰的各种知识。麦加的学者们在1221年确切地回答了他伙同英国间谍所起草的《信主独一论》,并以强有力的证据驳斥了他的主张。(参见《麦阿鲁玛提》47 278页)为驳斥他而著书的学者有他最大的老师穆罕默德·本·苏莱曼·库尔德。(参见《非提乃土·瓦哈比耶 26页、《太万索里》)


瓦哈比的错误思想


1)禁止赞圣,反感听赞圣,禁止主麻夜赞圣和在宣礼塔上高声千赞圣:伤害赞圣者,并用严厉的刑法来惩罚。甚至他杀害了双目失明的、清廉、有宏亮声音的一位宣礼员,“邦克”后在宣礼塔上赞圣被瓦哈比禁止,而这宣礼员没有终止,反而继续赞圣,瓦哈比命人杀害了他。尔后,他说:“妓院 里的罪恶比在宣礼塔上高声赞圣者的罪更少。”他蒙混自己的门徒说:“上述的所做所为是信主独一。”他的言行多么可耻啊!他焚烧了《得俩以里·海拉堤》等许多赞圣经典,他掩护自己说:“赞圣的著作是异端,我要保护信主独一。”

2)禁止自己的门徒阅读菲格海教法学、经注、圣训等经典,并焚烧许多这方面的著作。

3)同时,他允许自己的追随者用自己的见解注释《古兰经》,甚至追随他的一些流氓,每个人用自己的见解注释《古兰经》,即使他不能背《古兰经》,连一小章也不能背记。他对不能读《古兰经》的读者说:“你给我颂读,我给你注释。”当读者读给他听时,他以自己的私意进行注释经文。瓦哈比命令门徒遵循他自己所了解的经训注释,并以此做出判决。同时,他使他们所了解的领先于前辈学者们所著作的条文。

4)针对四大伊玛目的许多主张说,这不算什么。有时候他掩护自己说,四大伊玛目是正确的。而诽谤他们的追随者——著书立说的学者,说他们是自欺欺人的(自己迷误,诱人迷误的)。

5)他说,教法是一个,为什么这伙人把它变成四大学派?这是真主的经典和圣人的圣训,我们只遵循这两个,不跟随埃及人、沙目人、印度人的言论。也就是说不跟随罕百里和其它学派中驳斥过他的伟大学者们。

6)用不同的言词来轻视圣人。他掩饰自己说,他的目的是保护“陶黑德”(信主独一)。他说,圣人是邮递员,即他只是传送经典者。最终意思是,穆圣好象邮递员,领袖或其他的人为了给人们传达自己的信息,而派遣了他,他给人们传到信息后便回去。

7)他说,我阅读了候德毕亚和约的历史,我发现它有许多谎言等。甚至他的追随者也做了和他同样的作为、说了和他同样的无耻烂言,而且比他所说的更无耻,有时他们给瓦哈比告诉了自己所说的,他都表示满意。有时他们在他面前说了这种话,他也觉得很高兴。他的部分追随者甚至说:“我的这个拐杖,比穆罕默德更强,因为它可以打蛇等,而穆罕默德过世了,再没有任何益处了,他只不过是一个邮递员,完成了任务,就得回去了。”为驳斥他而著书立说的学者们说:“瓦哈比不但把四大学派断为‘库夫勒’,而且把众穆斯林(逊尼派以及七十二派教民)都断为库夫勒。”

8)把自从瓦哈比的师父、瓦哈比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来的“乌玛”断为“卡废勒”。

9)在给跟随自己的下流暴徒们的他的胡言乱语中暗示他就是当代的圣人。

10)反对四大教法学派。色白克说,反对四大教法学派就是反对公议。(否认公议就是库夫勒)

11)焚烧了许多正统派的经典。

12)宣传造物主是物质的,针对这个问题他进行了许多专题讲座。

13)杀害正统派欧莱玛(学者)。

14)轻视圣人、外哩,拆毁他们的拱北,挖掘他们的陵墓,而且在艾哈萨地区把它做成厕所。

15)焚烧《德俩伊里·海拉堤》(赞圣经)。

16)废除在清真寺中每日定时的念颂和高声念“即克尔”(赞词),禁止念圣纪、禁止参加对韵的“即克尔”。

17)砍杀在宣礼塔上高声赞圣的人。

18)把外地的追随者称为迁士(穆哈吉勒乃),本地的党派称为辅士(安萨勒)。

19)当一个人要追随他,加入他的教派时,他剃他的发,并对他说,“即使你朝过哈志也罢,你原来所朝的哈志是不被承领的,因为你是‘穆什勒克’。”

20)他说,带缠头是哈麻尼所命令的,搭头巾最美观。


21)放弃礼拜后的都阿(祈祷)。

22)按私意分配天课,好象艾布伯克尔一样征集它,好象法老一样分配它。

23)和他的同伙中的每个人以自己的私意注释《古兰经》,他们不跟随他们所学的学派,犹如精吉格(不信者)一样。
24)否认传述不间断的部分圣训。

25)内心诚信伊斯兰仅局限于他和他的同伙中,除他们以外的人都是“穆什勒克”。

26)在许多聚会和演讲中公开妄断,以圣人、天仙、外哩作近主之媒介者为“卡废勒”。

27)否认为探望圣人而旅行,并说这样的旅行毫无益处,穆圣以及所有亡人——万圣、外哩们对活人无丝毫益处。

28)断呼唤穆圣的尊名已犯了库夫勒,变成以物配主者(穆什勒克)。

29)把呼唤圣人外哩的那个人断为“库夫勒”。

30)他说,赫热勒圣人不存在,没有古图布,奥塔吉(地球柱石),艾布达里的外哩,向他们求助使不得。

31)否认语法学、语言学、教法学,他说,学这些学科是异端。

33)禁止礼拜后做都阿,他说,这是异端,向真主索取报酬。

34)冒充他归属于罕百里学派,以此为幌子,掩护自己的真实面目。其实伊玛目·罕百里与他无关。因此,和他同时代的罕百里派的许多学者反对他,驳斥他,并著了许多驳斥他的著作,尤其他的兄长——筛海·苏莱曼·本·阿布都·瓦哈比为此著了一本著作。
34)冒充他归属于罕百里学派,以此为幌子,掩护自己的真实面目。其实伊玛目·罕百里与他无关。因此,和他同时代的罕百里派的许多学者反对他,驳斥他,并著了许多驳斥他的著作,尤其他的兄长——筛海·苏莱曼·本·阿布都·瓦哈比为此著了一本著作。

35)禁止人们探望圣人。艾哈萨伊地方的一伙人出来探望圣人,他听到了这个消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在吉勒阿遇见了他,他命令剃光他们的胡须,把他们倒骑在骆驼上在吉勒阿与艾哈萨伊之间进行长途游街示众。

36)有一次远方没有追随他的一伙人路过吉勒阿分别去探望圣人,朝觐天房时,他们中有人听到他对追随者说:“你们放走这些‘穆什勒克’,让他们去麦地那,留下穆斯林(追随他们的人)和我们一同走麦加。”

37)当一个人自愿或被迫改遵他的教派里,他命令此人先宣布两个作证词。一是自己原来是卡废勒,并作证自己的双亲死于库夫尔,再作证某某人原来是卡废勒,过去许多伟大的的学者原来也是卡废勒,如果此人这样做证了的话,他们便接受他入教,否则,他就下命令杀害他。

38)明断从自从他的师父、他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的教民是卡废勒,这样下断语的第一个是瓦哈比,此后,追随他的人也这样断了。

39)当一个曾经朝过哈志的人入他们的教派时,他对此人说:“你当重新朝觐,因为你所朝过的哈志是你当‘穆什勒克’时朝的,所以朝觐的责任在你上不脱去。”(参见《米苏巴哈·艾纳米》207219页,其边文6888页,其正文464页、7——9页、122页,《胡俩索图·克俩米》229300页,《杜莱勒·逊宁耶》4952页,《克什夫·伊勒堤牙比》139150页。)

40)瓦哈比说,自从他的师父、他的师父的师父直至上溯六百年的世界各地分散的穆斯林全部是“穆什勒克”、卡废勒。求情、求助于除真主之外的任何人是不受饶恕的以物配主。凡是呼唤圣人、外哩,并向他们求救,以许愿施舍等尊奉坟墓(里的外哩)的人是“穆什勒克”。他说,盼望万圣、万贤在真主御下说情,以他们做临近真主的媒介,已使他们不能摆脱以物配主。

41)他说:“穆圣时代的穆什勒克在困难之中只喊叫真主,并向他求救,而在安宁、和平时期他们喊叫天仙和上人、佛像。但我们时代的穆什勒克(以万圣、万贤做媒介的众穆斯林)们遇到困难时,就哀求于某一个穆勒世德和某某筛海。其实这伙穆什勒克的以物配主超过古代的穆什勒克的以物配主。”

42)他说,谁以圣人做媒介说:“真主的使者啊!您搭救我,您援助我。”谁就是卡废勒,何况以筛海做媒介的人。(参见《克什夫·伊勒堤牙毕》16)

43)瓦哈比焚烧了《德俩伊里·黑拉堤》,因为它存在“散义度纳”(我们的领袖)“毛拉纳”(我们的主人)等言词。

44)他说:“假若我能做到的话,一定要拆毁穆圣的拱北,拆下天房金水洞槽,改成木板的。”


<FONT face="宋体 "><FONT size=3>(45)把否认他者称“卡废勒”。

46)断欧麦尔·本·发拉必、穆胡印吉尼·阿拉比为卡废勒。(其实他俩是真主伟大的外哩)

47)轻视圣训——“我的教民的不同是真主的恩慈。”

<FONT face="宋体 ">48)否认“卧格夫”(宗教基金制)。他说:“的确,在伊斯兰中没有‘卧格夫制’。”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发表于 2011-8-12 11: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典荟萃,非常明细,便于学习,祈主回赐,色兰。。。。。。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20-10-20 19: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