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75|回复: 0

【当代思潮】激进者禁止以穆罕默德先知为媒介向真主祈求援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6 12: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 2016-04-05 侯赛因 艾资哈尔灯塔
640.webp (5).jpg
激进者禁止以穆罕默德先知为媒介向真主祈求援助

极端思潮非常关注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是:禁止以穆罕默德先知为媒介,在杜阿宜中向真主祈求援助。他们指责这样做的人是犯下了以物配主的罪责,出离于伊斯兰这个教门圈之外,即便是以穆罕默德先知为媒介向真主求主援助也罢。而事实上,以穆罕默德先知为媒介,向真主祈求援助是主流的法学家和各个教法学派所允许的。不仅四大教法学派一致允许以穆圣为媒介而祈求真主援助,而且还视之为受真主喜悦的嘉仪。无论是在穆圣在世,还是归真之后,都是受喜的嘉仪。但是伊本•泰米叶则持有同四大教法学派相反的主张,他将穆圣在世和穆圣归真之间,做出有区别的判断。他的这种不同于四大教法学派的怪异主张,毫无依据,难以自圆其说。我们呼吁伊斯兰稳麦坚持并紧紧抓住主流的伊玛目们一致的主张。

一下是就这个问题涉及到相关古兰、圣训的证据,以及来自各个法学派别中可靠的经典著作中所引证的证据。

第一:《古兰经》中的证据:

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敬畏真主,当寻求亲近真主的媒介。”(5:35)

真主说:“他们所称为神明者,自身求近主之阶。比他们更近于主者也求近主之阶,他们希望主的恩惠,畏惧主的刑罚。你的主的刑罚是应该防备的。”(17:57)

真主说:“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

上述第一节经文命令信士要寻求各种类型的亲近真主的媒介。以穆圣为媒介而在祈祷中向真主祈求是亲近真主方式,这一方式将详细列举圣训时加以论证。这并非是规定某一媒介而放弃其他媒介。其实命令的是真主所喜悦的所有类型的近主之法。向真主祈祷是一种宗教功课,只要不是关涉断绝近亲、罪恶者或者其中有同伊斯兰的信仰原则相冲突的言辞。

第二节经文中,真主赞扬了那些响应他号召,以更近于主的媒介而向他祈求的信士。我们将在以后详述,穆斯林如何以更近于主的媒介而向真主祈求这种逊奈。

第三节经文是真主说“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

这节经文是一段宽泛而未限定的经文,既未有其他经文的限定,也不受理性的限定,因此,其中没有将穆圣在世作为求饶的限定条件,那么这种求饶便是可以延续到世界末日的求饶。因为,古兰经中的表达经常是宽泛而未加限定的言辞。凡是声称对这节经文中,以穆圣在世作为求饶的限定条件之人,那他务必言之有据。而泛泛而言,宽泛的表述是不需要证据的,因为泛指是基础,而对泛指加以限定则需要证据。

这不仅仅是经注学家们的理解,而是绝大多数的经注学家根据对这段经文的传闻而做出的理解。这些传闻如:哈菲兹•本•凯西尔在提到这段经文后说:很多学者,如艾布•纳斯尔•萨巴赫在他的著作中,述及到这个妇孺皆知的故事——据阿塔比说:一天,我坐在“先知的乐园”(روضة النبي )处,来了一个游牧的阿拉伯人,他说:愿真主的平安降于你!真主的使者呀,我听真主说:“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我为自己的罪责而来,向你求饶了,祈求你在我的养主阙前为我求情。接着这位游牧的阿拉伯人说道:

埋葬于伟大之地的最好之人啊,

请你悦纳以你为悦纳者的求饶。

我为你安息的墓地而不惜献身,

此地有随处是宽容慷慨与优渥。

随后,这个游牧的阿拉伯人便走了,我也双眼犯困闭目睡去,旋即梦见了先知,他说:“阿塔比,这个游牧的阿拉伯,我已经替他求饶了,你马上去告诉他,真主已经赦宥了他。”

伊玛目拜伊哈格也传述了这个故事。

绝大多数的伊斯兰法学家们,也都引证这段经文来论证拜谒穆圣先知的陵墓是教法上受喜的嘉仪。正如在“先知的乐园”(روضة النبي )处恭诵《古兰经》在教法上也是受喜的嘉仪。因此,哈乃斐学派主张:在先知墓前,诵读这节经文是受喜的嘉仪。在《信德教法经》中讲述到拜谒先知陵的礼节时写道:随后,在穆圣头部埋葬地祈求说:主啊!你说了‘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你的言辞是真实可信的。

马立克学派的学者伊本•哈吉•阿布戴里说:“以穆圣为媒介而向真主祈求是获致罪恶得到宽恕的,得到宽宥的正途,因为穆圣先知求情的吉庆,以及他的真主阙前的情面,让这些罪责显得微不足道。因为的穆圣的求饶,将这些罪责消弭大半,因此,向那些拜谒先知陵墓的人报喜吧,那些没能拜谒圣陵之人,也凭借穆圣先知的说情而回归真主吧!主啊!祈求你不要让我们得不到穆圣在你阙前的说情。阿米乃!众世界的主宰啊!凡是持有不同主张之人,那他确是得不到穆圣说情的。难道他没有听真主说:‘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

因此,凡是来的圣陵前,并以穆圣为媒介,必定发现真主是至宥的和至慈的。因为,真主确是清高而超绝的,绝不会违背自身的承诺。真主确已承诺给来到穆圣跟前,请求穆圣为他求饶之人获得真主的宽宥。这是无可置疑的,惟有否认这个宗教,对主圣冥顽不化者才会否认穆圣的说情。祈求真主护佑,不要让我们成为孤恩之人。”

伊玛目沙菲仪和伊玛目脑沃维在阐述拜谒圣陵的礼节时说:然后回到真主的使者的面部朝向的地方,以穆圣为媒介为自身祈求,求穆圣为他想真主求情。这其中,最好的言辞便是马鲁迪、噶兑•艾比•塔伊卜,以及其他的圣门弟子们所认可的传述自阿塔比的传闻。这段传闻中说:一天,我坐在“先知的乐园”(روضة النبي )处,来了一个游牧的阿拉伯人,他说:愿真主的平安降于你!真主的使者呀,我听真主说:“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我为自己的罪责而来,向你求饶了,祈求你在我的养主阙前为我求情。……” 随后,讲述了伊本•凯西尔讲到故事。

在罕百里学派中,伊玛目伊本•高达玛指导学生诵读这段经文,并指出这段经文的谈话对象是穆圣先知,以及在拜谒圣陵时,求穆圣代为求饶的礼节。伊玛目高达玛在赞圣和祈主赐予平安后说,主啊!你确是说过(你的话是真实可信的):“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 我来到你的使者面前了,来为我的罪责请你代为请求真主的饶恕。主啊,请答允我的请求,宽恕我。正如你答允他在他生前的那样。主啊!你是最疼慈者,凭借你的仁慈,让我成为首先得到宽宥和受允的人吧;成为今生和后世都受优待者。随后,拜谒圣陵者再为自己的父母、兄弟和所有的穆斯林祈求。”

罕百里学派的著名学者拉伊哈巴尼明确宣称,在拜谒圣陵时,在穆圣坟墓旁诵读这节经文是教法上受喜的嘉仪。他在《福祉引导》中写道:据传在拜谒圣陵时,念诵的祈祷是:主啊!你确是说过(你的话是真实可信的):“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4:64),我来到你的使者面前了,来为我的罪责请你代为请求真主的饶恕。主啊,请答允我的请求,宽恕我。正如你答允他在他生前的那样。主啊!你是最疼慈者,凭借你的仁慈,让我成为首先得到宽宥和受允的人吧;成为今生和后世都受优待者。随后,拜谒圣陵者再为自己的父母、兄弟和所有的穆斯林祈求。”

第二:圣训中的证据

1、盲人圣训:据奥斯曼•本•哈尼福传述说:有一个眼疾患者来见穆圣(愿主福安之)说:“请你给真主替我求饶,免除我的病患。”

穆圣说:如果你要这样的话,我为你祈求,如果你能忍耐的话,你就忍耐。忍耐对于你是更好的。

这个人说:请你为我祈求真主吧

于是,穆圣命令他全全美美地洗了小净,然后念了下面的祈祷词:主啊!我的确祈求于你,我以你仁慈的先知穆罕默德而趋向于你。穆罕默德呀!我的确以你而趋向于我的养主,为我的需求而祈求他,主啊!请你看在他的情面上而解除我的需求吧!

这段圣训证明,以先知教授给他的圣门弟子的这一祈祷词来向真主求饶,在教法上是受喜的嘉仪。这是真主显现给他的先知的奇迹,应答受到亏枉者的杜阿宜。

因为真主的使者已经教给他的圣门弟子祈祷的方式,并通过健全的传述而传承到今天。这个证明了这样的杜阿宜将一直会受真主的应答,直至世界末日。也没有证据限定了这个祈祷词仅仅针对这个圣门弟子,更没有证据将这个祈祷词限定在穆圣在世的时候。因为从本质来说,教法判律和立法都是泛指,除非有确定的限定条件加以限定。

2、与这段圣训相关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让奥斯曼•本•哈尼福传述这段圣训的传述的缘由——有个人曾经想向奥斯曼哈里发诉说自己的需求,但是奥斯曼哈里发当时没有注意到他,也没有看到他,他便来见奥斯曼•本•哈尼福面前,向他诉苦。奥斯曼•本•哈尼福便对他说:你去洗个小净,然后到先知寺内做两番礼拜,礼完后你说:“主啊!我的确祈求于你,我以你仁慈的先知穆罕默德而趋向于你。穆罕默德呀!我的确以你而趋向于我的养主,为我的需求而祈求他,主啊!请你看在他的情面上而解除我的需求吧!下面你说你的需求。”

然后你来我这儿,我同你一起去。于是这个人便按照奥斯曼所说的做了,随后他来到奥斯曼哈里发家门口。门房走了过来,牵上他的手,带他去见奥斯曼哈里发。奥斯曼哈里发让他同坐到毯子上,对他说:你有什么事吗?于是这个人说了自己的需求。奥斯曼哈里发便帮他解决了。然后,奥斯曼哈里发对他说,我直到现在才想到你的事。以后你只要有事就来见我。随后,这个人离开哈里发奥斯曼的家后,碰上了奥斯曼•本•哈尼福,并对奥斯曼•本•哈尼福说:求主赐福你!奥斯曼哈里发没有注意到我的事,也没有想到我,直到你同他提说到了我。奥斯曼•本•哈尼福说:我没有同奥斯曼哈里发说过,但是我曾经见一个有眼疾的人来到穆圣陵墓前……然后便讲述了第一圣训。

这个故事说明了这段圣训本身所要证明之事,有力地驳回了那些试图妄言说,这段圣训被限定在穆圣在世时的说辞。

3、圣寺外礼拜的圣训。据艾布•萨伊德•胡德利传述穆圣说:“谁在出拜前说:主啊!我的确以求饶者的权利祈求于你,我没有外出作恶,干坏事,没有沽名钓誉,我只为你宽宥我的罪过,获取你的悦纳。我祈求于你拯救我免于火狱;拯救我,饶恕我的罪过。除你外,再无人可以宽宥我的过错。真主便委托七千天使向替他求饶,真主亲自接受他的求饶,直到他结束拜功。 ”

这则圣训是段健全的圣训。将这段圣训判定为健全圣训的圣训学家有:哈菲兹伊本•哈杰尔 、哈菲兹伊拉克 、艾布•哈桑•古都斯 、谢赫门采里、哈菲兹蒂姆亚特 、哈菲兹拜何维 。

这段圣训证明,允许以穆圣为媒介而在祈祷中,以善功向真主求饶。而善功就是身带小净者去礼拜,以祈求者的权利向真主求饶。

5、        欧麦尔大贤在先知陵前求雨的故事。据马立克•本•达利传述说:哈兹奈•欧麦尔说,在欧麦尔任哈里发时期,麦地那大旱,颗粒无收。有一个人便到先知陵前说:真主的使者啊!给你的稳麦降下雨水吧,他们快毁灭了。于是穆圣便在这个人的梦中来临,对他说:你去找欧麦尔,给他念上来自我的问候,告诉他,他们将会下雨。你对他说,你们准备好接雨的袋子。于是这个人来到欧麦尔哈里发处告诉了自己的梦见。欧麦尔于是说道:主啊,这确是我们所无能为力的。

这段圣训是健全的圣训,是有哈菲兹伊本•哈杰尔传述的圣训原文。

伊本•希拜由艾布•萨拉赫传述自马立克•达利的健全圣训说:在欧麦尔任哈里发时期,麦地那大旱,颗粒无收。有一个人便到先知陵前说:真主的使者啊!给你的稳麦降下雨水吧,他们快毁灭了。于是穆圣便在这个人的梦中来临,对他说:你去找欧麦尔,给他念上来自我的问候……

据赛义夫在《福土哈》书中传述说:梦到上述内容的圣门弟子是毕拉力•本•哈里斯。

    同样,哈菲兹伊本•凯西尔也传述了这个故事,并判定这个传述链是健全的可靠的。

众多著名的圣训学家都将这段传述判定为健全可靠的传述,因此这段传述可以作为可以在穆圣归真之后,允许以穆圣为媒介,而向真主求雨的证据。

6、        曼苏尔哈里发与伊玛目马立克的故事。当阿巴斯王朝的第二任哈里发艾布•贾法尔•曼苏尔•阿巴斯询问伊玛目马立克说:阿卜杜勒啊!我是朝向真主的使者祈求呢?还是朝向真主的方向祈求?

伊玛目马立克回答道:你为什么将你的脸从穆圣处转开呢?穆圣是祈求的媒介;是你的人祖阿丹圣人祈求的媒介,直到世界末日。因此你应当朝向穆圣,祈求他代为说情,那真主便允许他的说情。

由这则传述可见,伊玛目马立克认为人祖阿丹圣人也以穆圣为媒介;最好以朝向穆圣的陵墓而祈求穆圣的说情。

基于这些明确的,源自《古兰经》和“圣训”的可靠经文和健全的圣训明文,伊斯兰稳麦中四大教法学派的学者,以及其他学者一致公议:无论在穆圣生前,还是在穆圣归真之后,以穆圣为媒介而向真主祈求是教法上允许的,受喜的嘉仪,不仅如此,学者们一致公议:判定其绝不是教法上受禁的行为。即,我们所认为,以穆圣为媒介而向真主祈求,在教法上来说是受喜的嘉仪;以穆圣所教授的祈祷词祈求也是受喜的嘉仪。凡与众学者的公议相反的怪异的主张,如伊本•泰米叶的主张,以及那些重复他的主张的后人,都是不受论的,不可取的。

真主至知!

侯赛因译自《激进者》
圣传真道网—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www.chinasufi.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传真道网

GMT+8, 2020-8-16 03: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