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会员 | 找回密码

苏菲论坛—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端庄穆斯林信仰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快速开始

查看: 47996|回复: 0

建立一颗关爱大众的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6 1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你们要互相摩擦,互相碰撞,互相了解。也许你自己会认为,“我是最有耐心的人。”但是如果有人碰了你,你就会变成一头狮子。对不对?也许你看到那个人脾气暴躁,但是他在到处帮助每个人。如果你不是在这样的集体中,你永远不会知道你的价值。因为你自己认为你是最好的。或者,在今天的世界上,你自己,这是末尾光阴的诅咒,你自己认为你是最糟的,不是为了阿拉,而是为了俗世的缘故,你是最糟的。那个时候,你独自坐着,你会陷入沮丧,你会自杀。什么都没发生。你拥有一切,但是只要想想,因为价值不是阿拉,价值是俗世,你情绪低落,俗世稍微戳你一下,你就说,“我要自杀。”
你要如何知道你的价值?难道你不知道即使是一片铁,一块铁,就像那样,只有当你把它放进火里,融化后,然后你把它拿出来,一次又一次地击打它,然后又把它放进火中,它才有价值。你把它拿出来,击打它,烧它,把它放在水里,你不停地击打它,那一文不值的铁块就在一个正直者手里变成了一把剑。那时,会发生什么?
有一次贵圣(AS)去打仗,他俘虏了许多多神教徒,那些人曾跑去杀害他和每个人。他抓住了他们,他们在地上,他们的手都被绑着,他看着他们,他在微笑,他在微笑,他在微笑,他在微笑,他一直在微笑。然后他们相互说,“你没看到吗,这是什么样的先知?他很高兴我们能成为他的囚犯。”先知(AS)说,“是的,我很高兴,因为你们不知道哪怕是我的囚犯也会去我要去的地方。”你明白吗?现在正如尊贵的阿里所做的那样为真理而站立的那种能力,区分什么是真理、什么不是真理的那种能力,不是因为你憎恨而做,而是为真理而站立。先知(AS)从未因为愤怒或憎恨而做任何事。即使他的叔叔跑来摧毁他、杀害他,他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到他们跟前。他从未停下来。他从未放弃。在圣行大众派的传统中,我们甚至从来不背诵讲先知(AS)的叔叔在不好的光里的那个章节。阿拉说,“艾卜莱赫布,火焰之父。”出于艾代布,出于礼节,我们不说。那是阿拉、他的先知和那个叔叔之间的事。与我们无关。你理解吗?这是某些教养问题。
你爱某个人。某人很努力,这个人也许是个邪恶的人,也许你不喜欢他,但是你看到你爱的那个人在追他,他不快乐,他没有在真理的道路上,他不快乐。先知(AS),你有否见过他因为他的叔叔在火狱中而感到快乐的?不。所以现在,我们不该。就像尊贵的阿里为真理而站立,拿出剑,打败那个多神教徒,快要了结他的时候,那个人往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于是他停了下来。你明白那个控制吗?尊贵的阿里,赐予他四十个教团。四十个。你明白那个控制吗?他走开了。那个多神教徒说,“干掉我吧,如果你不干掉我就没有荣耀。现在把我干掉。杀了我。你为什么要停下来?”他说,“因为之前,我是为了阿拉而那样做的。但是当你朝我吐唾沫时,我的愤怒出现了,那么再杀你就是为了我的自我。为此我停了下来。”这是什么的指导原则?这就是教团教导你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真理、虚妄以及你所爱的东西,但是你知道那是错的。你不会变得软弱。你知道那是错的,你不喜欢它。
阿拉SWT会惩罚,对吗?谁能说阿拉SWT喜欢惩罚?把他喜欢惩罚的一节经文、一个词、一个睿瓦耶提、一段圣训给我。事实上,当这个世界在如此糟糕的时候,先知努哈(as)举起他的手说,“主啊,我再也不能做任何事了,这种情况太可怕了。”他活了一千多年,九百多年来他都在给他的民族讲教导,他告诉他们,转离俗世,转离错误的想法,转向阿拉。每天他们都会打他,诅咒他,他会爬回家,然后痊愈,然后他会再次回去讲,他们会再次打他。持续了几百年。最后他张开他的手说,“主啊,这些人没有希望了。”然后阿拉说,因为那位先知张开了他的手,阿拉必须给予。他说,“这个世界必须结束,主啊。”那就是那场洪水发生的时候。当时在这个世界的数百万人中,只有73个人聚到了那艘船上。所有的动物成对地过来了。73个人。当时雨水从上面和下面出来,那个雨不是一般的雨,因为那是酸雨,只有在末尾光阴,我们才知道阿拉的那个惩罚是什么。酸雨。你还记得切尔诺贝利吗?特别是那些欧洲人,你们明白那个。那是80年代的一件大事,核反应炉爆炸了。不应该,但是那爆炸了。所有的辐射都进入了空气,进入那场雨中,当进入了几百年来的一切中时,现在整个地区都糟透了,毁灭了。这就是惩罚。因为它会进入原子内部,进入细胞内部,从内部摧毁。不管那是什么,人类或者金属,无生命,有生命的,都无所谓。然后,当它上升时,那就会以酸雨降下。在到处都吹动着。那个影响还在。很多次,许多其它的也爆炸了。最近发生在日本的事,那也发生了。
这个世界真的不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不该这样的。但是人类已经把它完全搞砸了。所以那场雨,在努哈(as)时代是酸雨,那就是为什么雨停的时候,雨下了四十个昼夜,在那个方舟里也有律法和规则。在那艘船上,他们都在坐静,所有的动物,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在坐静,四十日四十夜,他们有种特殊的则克尔,他们必须念。不管怎样一切都很不寻常,整条船,整艘船,整个方舟就像一个塔哈威兹,神圣的言辞,神圣的尊名,反正是很长的故事。
船开了以后,水就上涨了,当时努哈(as)还在叫人们上船,特别是他指着他的儿子大喊,他爱他的儿子,但是他的儿子是支持那个暴虐、暴君和不义体系的不信者之一。他呼喊着他的儿子说,“我的儿子,快来。水就要淹没你了。”他说,“不。如果我在这里,当雨水到达我的时候我要到高处去。”努哈(as),第二个阿丹,人类的第二个父亲,他受到了阿拉的警告。阿拉说,“如果你再一次呼喊你的儿子,意思是如果你再对你的儿子表现出偏爱,因为现在呼唤已经结束了,你必须航行,如果你再呼喊一次,我将剥夺你的先知身份。他是你儿子,但他也是我们的被造物。他是你的儿子,你爱他,但他也是我们的被造物。”努哈(as),四十日四十夜,船起航了,当它到了卡尔白的地方时,那艘船转了七圈,环游了克尔白后就离开了。当雨停的时候,他就派两只鸟出去寻找干的地方。他派了鸽子和乌鸦。那时乌鸦完全是白色的。它不是黑的。所以有一个规则,坐静的一条律法是你不能吃肉。因为你会接受那个特性。不要说他们变成了素食主义者。这与健康原因无关。这与灵魂有关。所以当它们出去的时候,乌鸦看到遍地都是死去的动物,它停不下来。它开始吃这些死去动物的肉。当它回来时,就完全是黑色了。然后鸽子发现了,拿着橄榄枝说,现在那里是干的,而橄榄又活起来了,但是当它降落到一个泥泞的水池里时,水碰到了它,水碰到了它的腿,鸽子被烧到了。从那时到现在,鸽子都带着印记。它是红色的,那是种荣耀。
所以那位先知们警告说,“我不能再对这些人做任何事了。”我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在我进入这个之前我说了什么?阿拉不喜欢惩罚。但是现在他降了那个惩罚,整个世界都受到了惩罚。当努哈(as)出来时,四十天以来他第一次看到太阳,于是他画了眼线,他在那里画了眼线,因为那会帮助遮挡太阳的强光,任何在船上的东西,他把所有的东西,剩下的豌豆、坚果和豆子都放在一起,然后他煮了来做阿舒拉,而那发生在卡尔巴拉的日子,当然那发生在第十天,很多事情都发生在穆哈热姆的第十天,这是其中之一。当他出来时就跟阿拉SWT说,于是阿拉说,“努哈啊,我想让你给我做四十个陶罐。”努哈(as)说,“阿拉SWT想要我给他做陶罐?罐子,用粘土做的瓶子,我会做的最好。”于是他做了。他付出了很多爱,很多时间来造它、制作它。当他完成时,就把那呈现给阿拉SWT,然后阿拉SWT说,“努哈啊,现在打碎它们。”努哈(AS)明白了。他打碎了它们。于是阿拉说,“努哈啊,你感到心痛,因为你做了没有生命的陶罐,而你为此付出了那么多的爱,打破它也让你的心碎了。你以为我没有心,我就不会因为不得不摧毁人类而感到难过吗?”努哈(as)开始哭泣,他哭啊哭,有人说他的名字努哈就来自那个,因为那是他发出的声音。
所以阿拉不喜欢惩罚。阿拉SWT在找一切理由和借口来宽恕我们。每天,每节经文,每段圣训,每个神圣的日子,神圣的夜晚,说特别的宽恕。特别的宽恕是特别给这个民族的。早期的民族,以色列民族,他们只有一天用来寻求宽恕。一天。整整一年,只有一天来寻求宽恕。即使那样他们也不寻求。他们必须请求那些高灵性的人来为他们乞求。他们甚至都不能接近阿拉,不能直接求他。有7万位先知是来自他们的。为了这个民族,阿拉说,“张开你的手乞求,你就会找到我的宽恕。”
正如圣徒所说,火狱里没有火,是你把你自己的火带到了火狱。天堂里没有乐园,天堂是空的。正是你在那里所做的使之成为乐园的。所以人类必须负有责任。你不能责怪任何人。因沙阿拉热合曼,那颗心,你说你打碎了某人的心,你不能在这个集体中那样说。事实上每个人的心都在谢赫手中,不论怎样。当然,你知道如果你让某人失望,当然你知道如果你说,“我要做这个,你不要做。”当然那是不同的。你通过自己就知道你已经打碎了某人的心或者拿走了别人的权利,那是一个。但是那个人不能宣称。在这个乃格式班底道统你不能宣称,“你伤了我的心,你拿走了我的权利。”不,不。不要那样说。你可以说,“我拿走了别人的权利,我伤了某人的心。”但是你不能说,“这个人伤了我的心。”如果你认为你那样做了,你在做某些错事,那就跑去做正确的事。你做了错事,那就跑去做正确的事。这并不是很简单的,因为我知道很多人,他们很骄傲,你知道,某些文化,他们很自豪,整个文化不喜欢道歉。听起来很熟悉?整个文化,几百年,也许几千年,他们从来不道歉。从来不低下他们的头说,“对不起。”即使他们错了。他们也那样强硬。有一些文化,他们很容易说对不起。“对不起。”一点点。“对不起,”一点点。那也可以被发挥到极致。那就是为什么所有的民族必须在一起,相互学习,相互平衡。
当你做了错事,就跑去做正确的事。跑。道歉。道歉的方式不止一种。不要以美国方式道歉,“对不起。”用伊斯兰的方式,没必要说那么多。那就是你所做的。你搞得一团糟,去清理那团糟。有时甚至都没必要说,“对不起,我搞砸了。”那又能怎样?那还是一团糟。如果你去清理它,那肯定在表明你很抱歉。那个时候那是很真诚的。但是当然,在这条道路,正如谢赫乃格式班底所说的,“打碎卡尔白比伤害某人的心要好。”所以你必须要小心。你必须想办法找到那个人。唯一能打碎心的人是谢赫。不要看得和你一样。你不是。也不要试图复制,你不能。狮子,你不能模仿训狮者。你明白吗?训狮者是谢赫,狮子是自我。现在你有没有见过狮子带着铁环,然后带着那个告诉另一只狮子,“走!动起来!”你见过吗?不。他们两个完全不同。因为在这条道路上,你甚至不能立志成为谢赫。不要。别。谢赫艾凡迪说,“别跑到前线。你会失败的。不要。你不喜欢。”
所以,谢赫可以那样做,但是他知道要做什么。你拿着刀和外科医生拿着刀,是完全不同的。屠夫拿着刀和外科医生拿着手术刀是完全不同的。不是一样的。但是,是的,那意味着跑,努力修复彼此的心。特别是现在。那很容易,如果你们一周见一次,每个人都穿着漂亮的衣服,喷着香水,戴着漂亮的缠头,一周一次,“赛俩目尔来库姆!”“尔来库姆赛俩目。兄弟你怎么样?”“我很好,兄弟,艾力哈木杜林俩黑,舒克尔。”现在妇女们,别让我让你们开始。你们甚至不会太那样做。但是每天都试着去做。不仅在美好的时刻,也要在不好的时候,不仅在夏天,也要在冬天。我有个问题,有人问,“你是如何控制自己的,因为天气有时会控制你,控制你的情绪和一切。”我说,如果你看到一个模式,那么就打破那个模式。如果你看到一个模式,那意味着那是个模式,我知道当这个发生时,这个会发生,现在我们的道路里,我们说,在那发生前,做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不要让那突然发生在你身上,然后你被抓住,你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来不是那样的。
一个家庭意味着,上上下下。家庭意味着被卡住。很好。家庭意味着那不是全美的,有时也不那么美好。但是你有希望,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你没有放弃。你不能放弃,那是荣耀的问题。我们所建立的这类家庭,就是贵圣(AS)所说的那种家庭,“我等不及要见我的兄弟们。”于是圣门弟子们说,“难道我们不是你的兄弟吗?”他说,“不,你们是我的同伴。我所说的那些兄弟,”意味着兄弟姐妹。现在不要说,“哦,姐妹们呢?我也是。姐妹们呢?”他说,“那些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按家庭、血统、种族和今天的社会经济等级,比如说,收入,“但是你们聚在一起,你们甚至并不真正喜欢彼此,然而你们为了阿拉而相互喜爱。审判日那些人将会被复活在光柱之上,甚至连先知们都会仰慕你们。”你明白吗?先知们都会仰慕?那些人是厄利布,陌生人。他们不依赖他们的家庭。他们没有家人。有些人,我认识一些人,一些弟子,啊,没关系,他们来到这里,但是每当有什么事发生时,“哎呀,我有个幸福的大家庭。我的祖母、祖父,”整个体系都在那里。如果那不起作用,总会有B计画。不一样。
所以,每当你的心在这条道路上被打破时,那都是有原因的。每当你心碎时,那是为了理解,为了更多地感受阿拉和他先知(AS)所感受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比那些心碎的人更有感觉。然后他们可以帮助。如果你的心没碎,你就无法感受那个人的感受。你不在乎。即使你帮忙,那也不是不一样的。你停止关爱。你可以开支票,你可以给他们一些东西,但是那更多。那就是为什么先知(AS)说,“即使微笑也是施舍。”因为对某些人来说,他们不需要钱财。他们需要微笑。对不对?特别是在这个国家,因为每个人都有,像这样或像那样。他们只需要一个微笑,意思是一个朋友,意味着那里有人知道他为了你、为了阿拉的缘故在做什么,他能帮你。你在这个国家没有朋友。那就是你必须花钱请心理医生来听你的心声的原因。因为所有那些,心理医生所知道的,我并没有把所有的知识都击倒,那里有知识,但是所有的那种知识,当你正确地紧抓伊斯兰,特别是教团时,你就知道你的自我的那种扭曲、转变、弯曲、高潮、低潮、诡计和陷阱,你知道的比那些心理医生的更多。如果你到了某个年纪,你不是有一个,你有40个心理医生,男的和40个女的。他们也经历过那个。这个人会给你一个你之前从未见过的角度,这个会给你那个不知道的角度,但是你必须作为集体而生活。因为现在集体中的人们,他们不是为自己而活,他们为了共同的利益而活。那很困难,不是吗?你没看到那不是很容易的吗?因为在这个国家那很自然,每个人都帮助,他们帮助,“嗯,我只要和我的家庭在一起就感觉更好了。那更容易。我不需要处理所有这些事情。只要几个人。”这就是他们教导我们的。但是我们不是那样的。不仅在我们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也不是那样的。
几千年来,人们生活在一起,彼此需要,彼此相爱,彼此照顾。但是当你说,“我不需要这个人。我独自一人很安静,”那不是圣门弟子生活的方式。那不是再传弟子生活的方式,那不是王朝生活的方式,那也不是鄂图曼人生活的方式。不是。他们彼此关爱。鄂图曼人关爱犹太人,他们关爱基督徒,他们关系鸟类。因为当你有心时,对此没有限制。你不能说,“我的心只为穆斯林。”不,或者,“我的心只为犹太人。非犹太人,他们是动物,我对他们没有心。”或者你说,“我的心只为人类。”不,一旦你有了心,因为那颗心是阿拉的权位,它会延伸到一切。那时你会关爱一切。你会关心那些在你前面的人,你也会关心那些在你身后的人。在你上面的东西,你所行走的大地,你会照顾好的。鸟类,动物。你说一切都是阿拉的被造物,我怎能毁灭,我怎能利用,因为阿拉,呀莱提夫,他创造了如此美丽和微妙的东西,我怎能摧毁它?我怎能摧毁它?
你会在哪个圣纪的地方听到这样的话?我在问你。那是来自我们谢赫的。我们需要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一起,因沙阿拉。我们不能分开。我们来到这里不能只是念赞圣词,然后到一个高潮,然后回去,那么我们就没有学到关于自己的任何东西,我们变得完全自私、自我和愤怒。同样的方式。那不能。圣纪必须改变你。那不是靠魔法,也不是靠凯拉麦提来改变你。不。如果是那样的话,先知(AS)就不会花23年的时间来建立伊斯兰。不会。他有能力把整个塔伊夫山颠倒过来,因为大天使是他的仆人。但是他没有。你知道为什么他大多时候都在考虑我们,谁?特别是他的稳麦,特别是在这个末尾光阴,现在我们要如何运作,我们要如何坚持我们的信仰。这么多就足够了。陶菲格来自阿拉。法提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